第二十一章 九枝昙能解毒(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不光苏韵儿看到了海岛被削平,就是外面比试的众人也都看到了。

众人飞上云头往远处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山头被削平,看起来平滑无比。

几个掌门互相看了看,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轩辕老祖不见了,然后山头平了。

还能有谁,不就是这位老祖干的呗?

呵呵,这可太正常了。

他们都要庆幸他削平的是旁边的海岛而不是他们脚下的海岛。

要是花音岛的主岛被削平,那才是真热闹。

“诶,独绝子掌门,你脸色怎么不好,是病了?”

戚乘风注意到独绝子脸色不对,很“好心”的大声问道。

独绝子猛然回神,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什么,只是担心我家老祖。”

轩辕吞寒还有这等实力,难不成胧月没得逞?

不应该啊,毒都下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戚乘风等人都嘲讽的笑。

轩辕老祖那个怪物还用得着他担心?

呵呵,还是担心担心花音岛的人吧。

岛内,苏韵儿差点被那一击吓得跪下。

面前这人实力深不可测,表面看上去只有炼气期的修为,但那气势和功力却犹如惊涛骇浪,就算想探查都会令人心惊。

苏韵儿小心的说:“前辈,不管你如何生气,晚辈都拿不出解药,这是我师尊做出来的毒药,如今她身死,除了她,谁也不知道怎么解毒。”

就算杀了她,她也拿不出解药。

轩辕吞寒一巴掌打开了还试图往他脸上凑的宁娴羽,内心的怒火一点也没因为那一击就有所缓解。

他不可能用女人的身体跟自己做那种事,更不可能让自己的身体跟任何女人有牵扯。

真是想想就恶心。

轩辕吞寒拎着宁娴羽,看她还在不停的动,连神智都没了,那系统不断聒噪的叫喊也无用,顿时觉得更加烦躁。

意志如此薄弱,还妄图痴心妄想,当真是……

苏韵儿为难的看向易天凌。

现在可怎么办,解决了师父,现在却留下了这么大的麻烦。

一个解决不好,花音岛就要覆灭了。

你到底哪儿找来的帮手?

易天凌也在纠结挣扎,见到苏韵儿为难恳切的眼神,他露出挣扎的神色。

轩辕吞寒猛然起身:“胧月修炼的地方在哪里?”

若是仔细找找,兴许能找到解毒的办法。

但易天凌走出来,从怀里拿出个袋子:“不用了,前辈,你拿去吧。”

轩辕吞寒愣了一下,莫名的看过来。

而苏韵儿诧异的捂住嘴:“易师兄,你……”

易天凌把袋子递过来:“这里面是九枝昙,九枝昙能清心魔,也能净化心灵,若是服下此物,相信轩辕前辈的毒必然能解。”

苏韵儿阻止道:“可是,这九枝昙对易师兄你很重要……”

易天凌直接把袋子放在桌上:“无妨,再想别的办法就是。”

说完,便拱拱手,先退到外面去了。

苏韵儿叹了口气:“前辈,这九枝昙是真的,确实也能解纵情花毒,韵儿还有事要处理,先行告辞,这里就借给前辈稍事休息。”

说完,也退了出去。

等这里只剩下轩辕吞寒和宁娴羽,他才打开了那个袋子。

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子,仔细看便能看出上面隐隐有九个花瓣,但是花瓣未开,只含苞包住了里面的物件。

袋子打开的那一刻,便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气息传来,能直击人的心灵,让人心田一片清凉平静。

这一刻,轩辕吞寒感觉到了多年没感受过的平静,神识中熊熊燃烧的烈火似乎也平息了很多。

这是他追寻多年的圣物,终于等到开放,终于寻到。

他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拿到九枝昙,更没想过会这么容易。

这时候,躺在他身边的宁娴羽动了动身子,往九枝昙的方向靠去。

“好舒服啊!”

她也感觉到了九枝昙的气息,身体没那么燥热难耐,就想要多吸一点。

轩辕吞寒手掌一挥,九枝昙就被他收在储物袋中。

宁娴羽找不到清凉气息,又烦躁的扭来扭去,贴到他的身体后就又往前拱了两下,还满足的叹息一声。

“美女,我要和你生很多很多猴子,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草莓尖尖和最后一块烤牛板筋都给你吃。”

什么乱七八糟的?

真是的,封禁术用在自己的身体上果然效果大打折扣,这么快就失效了,让这女人又有了机会开口。

轩辕吞寒拿着九枝昙,并没有立刻给宁娴羽服用。

如今他的身体和神魂分开,就算此时给身体服用了九枝昙也根本无用,他的心魔还在。

既然九枝昙到手,他大可以把宁娴羽关起来一个月,等她所谓的一个月期限到了,便把身体换回来,然后再自己服用九枝昙。

到了那时,他夙愿达成,也不必再担心即将到来的雷劫。

这时候,宁娴羽又往他这里拱了拱,还在嘟哝。

“美女,你长得跟我好像啊,我跟你说,你要是遇见跟你长得像的另一个美女,得赶紧跑,她可是个大魔头。”

啪!

轩辕吞寒把她拨弄到一边去,让她狠狠的撞到墙上。

这女人,神志不清了,还想着背地里贬损他。

真是不知死。

系统都要吓死了,一直不断的提醒她别说了别说了,但她此时没了神智,哪儿还能听见这些?

“不过你也不用怕,你帮我跟他带句话,告诉他有人要害他,让他小心点。”

宁娴羽说完就笑了笑,松了口气的样子,但随即又爬过来,又往他身上贴。

轩辕吞寒的手抬起,又把人拨弄开,这次人撞到了软塌上。

如此意志,真能撑一个月?

麻烦!

一夜之后,宁娴羽睁开眼,看了看头顶上的帐子,又看了看左右。

这是,谁的闺阁?

布置的很典雅,赏心悦目。

她撑着想起身,却觉得浑身酸疼无比,好像被什么碾压过一般,又像是被人打了。

她摸了摸头,还觉得头有点疼,脑海中似乎还有些不太健康的画面。

什么情况?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衣服呢?”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叶罗丽精灵梦之浊渊 流放后绑定养生系统 诡异修仙:从废土走镖开始 闪婚后,老公竟是星际主帅! 神级操盘手 穿到古代求生存 她在死亡游戏靠顶级魅惑为所欲为 九叔:白衣剑客 苍白之环 我,千鹤道长,只打巅峰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