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刀在鞘(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夜晚,竹林。

第五先生的心情其实不错,谈不上太好,也谈不上太差。

他得了想得的,却也杀了不打算杀的,既是得偿所愿,又是错算了些。

有得有失,总是如此。

纵横之道,核心莫过于‘交换’二字,所谓纵横捭阖,就是以小换大,以利动之。

六里换一城,是狡诈,是奸计,也是谋略。

无商不奸,纵横道便是以国为棋盘的大气魄。

可惜,如今中洲四域已经没了战国时代的风采,没了棋盘,纵横家就像失去了水的龙,自当没落。

纵横家更渴望的,或许是乱世。

既然没了棋盘,那便自己造一个。

他肆意落子也是如此……纵横家行走天下,少不了多枚棋子,可以不用却不能没有。

但这枚棺材不同,那是他必须得手的东西,若是失了,不免要走一圈弯路。

修行不易,纵横一道提升艰难,不得不借用一些外物,这也是一种交换。

他提起鞭子抽打在老黄牛的后背上,声音清脆。

正悠闲赶车着,忽的听到马蹄疾扬声。

心生不妙。

游方道士猛地起身,始终保持着几分悠哉的青衫男子一拍黄牛后背,离开牛车,飘往十步之外。

在他双脚落地前,原本座椅上有一道刀光炸开。

如同刀刃切入安静的水面,上一刻风平浪静,下一刻银光飞溅。

悍然的刀气在月光下四散,竹林两侧叶子簌簌飘落。

牛车被当中截断。

黄牛背上卸掉绳索,没了指挥,就此僵在原地,如同木牛马。

骏马急停,青年踩踏马背,飞来虎跃斩,截断牛车后,靠在只剩下半截的座位上,右手上的兵器也从银光中还原而出,本该锋芒毕露的刀也不知何时按回了刀鞘。

第五先生想到……或许根本没出鞘。

他站在小路边缘,背后是青竹成林,此行往来就一条直径,退路去路分明。

纵横家抖了抖衣袖,青叶飘落,他认出对方是谁了,这把刀,这份气势。

“卧虎。”

他唤出对方身份,心头一沉。

……麻烦了,此人不再我预料当中,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不在棋盘之上,却屡次在棋盘外杀了我数枚棋子。

白离大刀金马的坐在只剩下半截的牛车上,背后是那具棺材。

他说:“你既识得我,也该知道,我为何而来。”

青衫道人语气和善道:“何不各退一步?我许你把人带走……”

白离嗤笑:“你以为我是跟你谈生意?”

他右脚踩踏着地面,泥土地承受不住这股力道而凹陷数寸。

“你知道我是卧虎。”

“那就该知道,我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斩妖司不是衙门,而是维护人道底线的最后一把利剑,要么不需要管,要么……斩无赦。”

左手持鞘横于前。

白离语气低沉:“我从不跟恐怖分子谈判!”

第五先生太危险了,更遑论他是个纵横家。

联想到姜东山中的纵横术以及他的悲惨下次,白离就不禁头皮发麻,这种术法根本是防不胜防。

得杀!

必须得杀!

两人之间本就不存在妥协余地,哪怕是第一次见面,但双方之间已经暗暗交锋了好几次。

种下了因,结下了果。

每次都能捕风捉影到纵横家在背后下指导棋的影子,这种对手如果不早早按死,迟早是一条要命的毒蛇。

白离打心眼里一点都不想跟这种对手拼个你死我活,他宁可去和白骨道耍心机,再来一发玩家自爆……

虽然但是……

没得选择。

异世穿越,与天争命。

只要白离还佩戴卧虎腰牌,注定是逃不开这种宿命。

死过一次,所以更怕死。

因为怕死,才要拔刀向更强者。

真是矛盾。

心头多番念想,在拔刀的那一刻便心若止水。

厮杀当中不可分神,一个念头的走神,都会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他吸纳吐气,兵煞之气流转,目凝一线,卧虎刀法·巡山架势,震鞘拔刀。

拔刀横切,大巧不工,却也是武夫独有的优势,一力破万法的境界太高明,寻常达不到,所以最理想的状况,便是近距离遭遇战,这种情况下,武夫的优势方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纵横家又如何?一张口是半个春秋又如何,你用唇枪舌剑还是铁齿铜牙来挡这一刀?!

青衫的游方道士挡不住。

他没那本事,纵横家不是儒生,浩然正气不长存,护不了周全,纵横术的精妙算计也仅限于棋盘之上。

有心算无心的遭遇战,轻而易举的让他捉襟见肘。

但仅此而已……这还不足以让他身陷囹圄感到绝望。

噹——!

刀斩中了什么,落实的手感回赠了一阵力道回来,被白离强制压住,虎口稍显刺痛。

绣春刀在虚无的空气中摩擦出火花,如同斩上了结实的玄武岩壁,火光迸射。

旋即,危机感袭来,白离察觉到了什么,在生死角逐的演武中,他对死亡的嗅觉愈发灵敏,很多时候,视觉已经不能追得上极快的攻防,更多时候靠的是感知和直觉。

竹林小路里有看不见的东西在活动,破空袭来,擦过他的肩头,划破衣服和留下一道轻微擦伤。

如果不是低头偏头,可能现在他脑门已经开了个洞。

都是生死一瞬间。

白离单手一拍地面,腰部发力,身体螺旋往后,灵活的身形如同猫,往后跃去,与此同时,他刚刚险些倒地的位置上开了一道沟壑缺口,像是一把斧头劈砍后留下的痕迹。

这次没挂彩,但白离后颈有冷汗溢出,一次试探,险些丢了两次脑袋。

多亏系统给他安排了详细且实用的路线和技能,不然刚刚他就交代了。

他看不见藏匿在四周的东西,确信大概有两名左右。

白离拾起刀鞘,左手握住,当做护臂和断臂实用,他再度尝试两次前扑,却都被打断。

看不见的怪物左右两只将第五护的密不透风,但他也没有动弹,更没有离开。

要么是不能动,要么是舍不得到手的棺材。

又是两声铿锵,白离后背撞上了青竹,一口气咳出,气机溃散了七成,再度后退。

过往绝杀,能一招结束绝对不拖延到第二招,干脆利落的同时也隐藏着他其实不擅厮杀的事实。

而为了补全这方面的弱点,系统着重给他补了一种心法,给予他更持久作战的能力。

这时游方道士似乎在说什么,但他完全没听进去。

白离默默的换了一口气,调整气机,继而额头有青筋暴起,像是压制着什么似的,然后青筋很快散去,真气转化而成的独特气机环绕在绣春刀上,不同于纯粹可见的卧虎兵煞,这种气机的流转,具有独特的规律,如同云烟般缥缈难寻,是属于白离自身独有的炁。

他改成双手持刀,刀尖悬停在距离地面九寸高度。

这条不死不休的单行道,仅有一人能活着回去。

龙吟诀运转,刀上气机轮转,云烟中隐约有龙形轮廓,气书狂草,连绵不息。

可惜,还没细细掌握,只少许皮毛,最多三刀。

三刀,也该够了。

“今日,你我活一个。”

决意透过声音散开。

是告诫对方,也是告诫自己……反正是暴击流,三刀下去,你不死我死。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武侠:这掌柜能处,开局化身神龙 大明:开局翻牌武曌,焱妃崩了 女帝登基后,我被迫当了九千岁 武侠之最强乔峰 我真是锦鲤啊 女侠叶沛 末日:十万分身入万界,能力觉醒 如果弟子太沙雕 道诡修仙:我褫夺你的气数 重生后,修仙界每天疯狂内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