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白骨道人(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画皮!”飞车神情变得严肃。

在众多的神鬼志怪中,画皮也是极为难缠的一种鬼怪,介于妖和鬼怪之间,又兼具两者的性质,说是白骨精也可以,说是怨骨也可以。

它没有明显的缺陷,实力不强,但隐匿能力很高。

不惧阳光,只要披上人皮,就能掩盖住气息,道行不够或者没特殊手段,根本看不出破绽。

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内,一只画皮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匿个十几二十年,这些年下来得吃多少活人?

正因如此,画皮一旦出现都会被立即扑杀!

它的数量极少,自然产生的可能性也同样极低……往往数千个案例中才会诞生一个。

“岳不语和白兰地产生了关联,而白兰地和画皮产生了关联……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必然性吗?”琴音竹皱眉:“双方理应都在姑苏城内……”

“大人,这线索怕是不太够啊。”飞车说:“画皮可太难寻了。”

“我已经透支了数月来积攒的气数,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在发动天机算术了……再这么窥探天机,以我的修为必然承受反噬。”琴音竹抿着嘴唇:“过往可没有这么艰难过……到底是涉及到了什么秘密,或者说涉及到了什么大能,居然让因果天机变得如此难测甚至反复?”

飞车思索了一会儿,说:“且不论这个白兰地是什么,既然提到了危,又提到了画皮,这双方理应不是同一伙,或许能从这方面切入?我猜测,这白兰地或许是个人名?”

琴音竹说:“画皮难寻,又去哪里找这个‘白兰地’?”

飞车摇头:“倒也不一定,画皮难寻,可倘若不是一般的画皮呢?”

这句话点醒了琴音竹。

国子监巡察使倏然抬起螓首,祂一敲手中折扇,沉声道:“白骨道!”

……

咕哒差点呕出来。

这露骨的画面对一个处男而言,太刺激了,他根本承受不住,SAN值狂掉。

急忙收回视线,重新压低身形,好在动静很轻,没被两只画皮奴察觉到。

同时,咕哒意识到这里怕是遍地都是同样的怪物。

婢女都被置换了,屋子的主人怎么可能活的好好的……如果他活的好好的,只能证明屋子主人有大问题!

但现在首要考虑的还是汇合然后撤离。

他刚刚随便瞅一眼,发现这里的家仆数量就不亚于二三十……直接动手肯定是己方吃亏。

咕哒暂时拿捏不准战斗力的差别,选择暂时稳健一波。

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算,单靠他们几个人肯定成不了事。

他已经开始怀念有白哥在背后压阵的时候了。

咕哒起身摸索原路撤退,同时暗暗骂到。

“艹,白兰地你这人是真的有毒啊!”

白兰地随手一抽的任务绝对不是普通的红衣鬼任务。

这是个难度不低的副本啊!

有这种宝藏男孩在,何愁不出意外!

咕哒摸索着原路返回,在回到了院墙位置的时候,附近没有踩踏物,又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暂时僵住了。

算着家仆们走远之后,他立刻跳起来扒住墙顶,正要慢慢挪过去,速度有些慢。

此时上方突然伸出来一只手:“要帮忙吗?”

“谢谢啊。”

咕哒二话不说就拉住这手,被拉到了院墙上。

站稳后他微笑的表情一僵,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一看,那微笑的人正是院子里巡视的家仆。

而他的脸也正在变得古怪,双目浑浊,面容僵硬,阳光照耀下,皮肤呈现出半透明,皮肤下很是空洞。

双方紧握着的手,感触也变得诡异起来。

柔软着,仿佛没有筋肉,用力一拉扯,就能把手拉长。

那是一张皮。

人皮!

“卧槽!”咕哒一声大吼,抬起一脚踢在了画皮奴的身上。

好一个恩将仇报。

画皮奴被一脚踹飞出去十几米,在半空散成一块人皮和白骨掉落在地,白骨上包裹着黄纸红字的符箓。

符箓无火自燃,蓝色的火光点亮了尸骨和人皮,发出尖锐而凄厉的嗓音。

咕哒跳下院墙,从马背上抽出流亡大刀,再度翻墙而入,同时扯着嗓子大吼。

“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男儿的大喝声响彻院墙之内,像极了演义小说里大将在阵前威风凛凛的大吼。

不过嘴上喊的和心里想的可未必是那一回事,咕哒嘴上喊的多霸气,内心就多焦急。

他想的是里面的两个衰仔怎么还不出来?

再不跑要死人啦!角色死了,号就没了!

在第五声‘谁敢杀我’喊出口后,咕哒已经冲到了正厅前,四面八方都有画皮奴正在逼近。

与此同时,前方正厅的大门洞开。

白兰地和二哈一前一后的被抛了出来,撞开了大门,在地面上拉出两道鲜红的血迹血痕。

两人一左一右的躺在地上,分别小腹和胸膛位置各有一道穿刺性的伤口。

张员外的脖子和胸膛上各有刀伤,但他毫不在意,只是扯了扯衣服和外皮,手掌中突出了尖锐的骨刺,在阳光下锋利着滴着血。

“妈的,被阴了……”白兰地口吐鲜血,他伤的比较重,胸膛被贯穿,没多少余力动弹。

“这怪物居然没心没肺。”二哈啐了一口血沫,他小腹被骨刺贯穿,伤的略重但还能动弹。

双方互换一刀,可画皮只有骨头人皮,不怕穿心而过的一刀。

四周家仆画皮奴纷纷围了上来,如同一个个僵硬的木偶,站在原地,双目空洞,有风吹拂而过,他们的皮肤上浮出褶皱,勾勒出皮肤下森然的白骨。

“走,速度走!”咕哒摆出防御的虎踞架势,护着后方两人退向门外。

画皮奴们从左右前后逼近过来,全仗着咕哒神勇的挥刀,将画皮奴们逼退,一路拉锯拉扯,数分钟的时间,三人各有负伤,但好歹坚持到了门口位置,那群徘徊的画皮奴才没有继续追来。

咕哒一刀劈开了门闩,二哈撞开大门,三人来到巷道,策马而走。

三名玩家逃了。

可控制这群画皮奴的头目,那名张员外始终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一下。

“你居然就这么让他们逃了?”屋子里传来一声疑问。

“我自然有我的用意,和你无关。”张员外扯了扯脸上的皮,咧嘴道:“可惜这张皮不能用了。”

“生意已经成了,现在可不能反悔。”屋子里的是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他慢悠悠的端起茶杯。

“有什么可反悔的,我白骨道门下还不至于为了这些斤斤计较……”张员外冷笑。

“你已经暴露了,还暴露给了死敌斩妖司,不怕给你同门添麻烦?”老者笑呵呵的说:“血字誓杀令可不好接啊,白骨道忙活这么久,要是毁在你身上,你可就死定了。”

“不会。”张员外看着天边的火烧云,咧嘴一笑:“我只要能将功赎罪就行……这三个斩妖司的卫道人,哪有真正卫道人的精气神,散漫无纪律,连点辨识的能耐都没有,硬气倒是硬气,骨气也有,可惜没本事,也多了几分愚蠢……更是坐实了斩妖司覆灭的事实,如今想重建也是难上加难。”

山羊胡老者明白了:“原来你是想顺藤摸瓜……抓个如今斩妖司的掌管者?”

“我已经给他们身上贴上了追踪符,只等着到晚上……今晚可是大好的阴煞天啊,百鬼出笼的好日子,最适合我们这些魔道中人。”张员外不由得笑道:“有这份功劳,我何愁不能将功抵过,也不用去和其他同门争功劳,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吗!”

“你高兴便好,那我……也该走了,下次有生意还可以再找我。”山羊胡老者起身,他拿起自己的木杖,走到庭院后门,赶着一大群牛羊离开了,这是属于他的报酬。

而张员外的家里……根本不养牛羊。

白骨道人扯下了脸上的人皮,等着夜幕降临。

……

鬼斧山脉,斩妖司演武场。

三倍流速意识空间,白离刀光如虹,斩下了将士的头颅。

苦练超过三十小时,他终于艰难的拿下了自己的第一胜!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武侠:这掌柜能处,开局化身神龙 末日:十万分身入万界,能力觉醒 女侠叶沛 女帝登基后,我被迫当了九千岁 我真是锦鲤啊 重生后,修仙界每天疯狂内卷 大明:开局翻牌武曌,焱妃崩了 如果弟子太沙雕 道诡修仙:我褫夺你的气数 武侠之最强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