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驱虎吞魔(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在寻常百姓眼中,只有两种卫士,能让他们记住。

一种,是锦衣卫。

朝廷鹰犬的代名词,对升斗小民无害无益,可处处都流传着关于他们的恐怖传说。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乡绅地主,最惧怕的便是集多种敛财手段于一体的锦衣卫。

实际上,锦衣卫始终都是隶属于皇帝的特务机构,到了如今,更是权势彪炳,尾大难掉。

另一种,则是人间卫。

斩妖司在民间流传甚广,在这两百多年来承担过斩妖司指挥使职位的人物,名声远远好过当朝皇帝。

百姓家逢年过节需要贴门神的时候,门神形象便来自于说书和演义中的斩妖司指挥使的形象。

与锦衣卫相反的是……斩妖司并不太受人敬畏。

官吏将其当做麻烦,惹不惹得起,都尽量不招惹。

万一有所往来,更是会惹的一身骚味,属于官场鬼见愁。

民间这几十年,斩妖司的评价和名声也是每况愈下,因为缺钱缺人,办事效率高不起来。

民声载怨,过好的名声形成了反噬,就有了‘最差的一届斩妖司’之说。

直至它全军覆灭为止,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也没有多少人在意。

真正会在意它的……只有极少数的心怀不轨之辈。

斩妖司过去是高悬于魑魅魍魉邪道妖魔头顶的一柄威慑之剑。

等它没了,自然会有人抬头。

刘乡绅,便是其中之一。

他的妻子去世,是在数月前,为何是在最近,农户才开始失踪,他的行为才开始逐渐疯狂?

很简单。

他失去了敬畏之心。

斩妖司没了,全军覆灭,他必然早已知晓这个传闻。

失去了斩妖司,哪怕是半个时辰就能抵达的这座平水镇,出现了什么妖魔,也没人能管。

知县派遣来的衙役死伤了数人,更是令他变得有些肆无忌惮。

悬着的心,放下了。

自以为然的安全感遮蔽了双眼。

久而久之,恶念也随之升起。

好人变成恶人,只需要一个契机。

所以……最好连这个契机,都别给!

……

虎啸雷音扫过厅堂。

刘乡绅咬住牙关,恐惧感涌上心间。

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进来的,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游方道士布下的阵法没能生效。

只是望着对方手里的那把刀,心乱如麻。

白离不想给他辩驳的机会和时间。

“本官听的清清楚楚,也没什么可争辩的了。”

“刘乡绅,你养尸成煞,以活人饲养之,违法乱旨,罪加一等。”

“以斩妖司镇抚使的身份执法,我便是当即斩了你都可以,现在给你个机会,随我回姑苏,自首去县衙,好歹保留你些许清名。”

“不过……死罪难免,最多允你多活三旬。”

他淡然道:“自己选吧。”

老者沉默不言。

白离面无表情:“本官没多少耐心,三息内回答!”

“大人……”刘长明想求情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斩妖司,呵,斩妖司……”老人沙哑的说:“便是跪地求你,也没什么用吧,你还是要杀,不仅要斩我的脑袋,也要把我妻子杀了。”

白离冷然道:“尸体成煞,放出去定然危害一方,这阵法是不错,但能遏制它几年?斩妖司不能允许这种潜在的危险存在,必将其付之一炬。”

一旁的咕哒也跟着走出来,肩头扛着铁锹,应和道:“就是!不仅要杀了,还要把它骨灰也扬了!”

刘乡绅惨笑:“既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可说了,看看你们有多少能耐……”

他手指颤抖着,从怀中取出一枚小巧的八卦镜。

白离脸色剧变,拔刀挥出刀气劲风,凌冽刀气劈在瘦弱老者的手上,手臂伤口崩裂喷出鲜血无数。

可他还是死死握住手里的八卦镜,八卦镜的中央有着血色琥珀一样的封层。

他用力的一按,朝着假石上砸去。

八卦镜骤然破碎,中心的血珠散开,浓郁的血腥味飘起。

原本笼罩着后院的大阵嗡鸣作响,若隐若现的红色符篆就这么消逝隐匿于无形。

白离刀停在刘乡绅的肩头:“你!”

老人捂着伤口倒在地上,气息若丝,嘴里呢喃不断。

“大阵毁了,你自由了……快跑,快跑……”

白离吐出一口气,骂道:“这老疯子!”

咔……轰!

金属锁链被扭曲的声音尖锐且刺耳,砖墙和木质门窗被猛地撞开。

寒意在脊椎上流转,白离顷刻间调转刀刃,但闻铛铛两声清脆金属震颤。

一头青面獠牙的恶鬼直接扑至跟前,利爪和牙齿咬住了绣春刀,冲击力令他连续后退三步才稳住,地面上干枯的草皮都被反作用力掀起一大块。

玩家咕哒手疾眼快,从旁边挥出一刀上撩斩,刀劈在了对方手上,居然只是破皮没有断骨。

尸煞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咕哒撞上假山,背后山石开裂。

“好硬!”他抖了抖肩膀。

白离手背上青筋暴起,刀上云烟蒸腾,他将刀刃往前推进,割开了尸煞的腮帮嘴皮,继而踏出一脚,从獠牙的缝隙之间抽回了绣春刀。

低头看了眼刀身,没有什么破损,却留下了清晰的牙印……这可是参入了玄铁精金的锦衣卫高等制式佩刀,千户以上才能持有的高级装备!

这牙口也忒好了点!

白离可不想被这玩意嗷呜一口。

吃了数人的尸煞和没吃过人的尸人,差了何止数倍。

恐怕之前的尸人都是受伤后逃出去的农户,他们感染了尸毒,无药可治,变成了尸人。

没有转化尸煞,是因为由活人转化而来,还保留少许的清明意志,这才想着找刘家复仇。

所以白离斩杀尸人的时候,清晰的察觉到了它的身上有些许的恐惧感,而完整蜕变的尸人不会感到恐惧。

恰如眼前这头尸煞,早已是非人的魔属,比起野生动物的灵性还不如。

白离瞥了眼咕哒,低沉道:“拖住它!”

“来了白哥!”咕哒勇猛的选择冲锋。

看了隐藏剧情之后,他现在热血沸腾,而且之前丢人过度,他很想挣回一波面子分。

虽然心底还是有点怕,但相较于冤魂厉鬼,这尸煞是有形体的,这还怕什么,干就完事了。

他抡起大刀就砸。

不是砍,而是砸。

尸煞往后跳开,流亡大刀落空。

玩家却直接松开手,就地一个翻滚,刀背贴住后背,右手拖动刀柄,越过肩头位置,当即抡起刀来,来了一招扫堂刀,瞄准的是脚踝位置。

这一套攻击选择的位置非常巧妙,尸煞的双腿被斩破,骨头开裂,同时涌出大量的煞气和鲜血。

血褐斑斑的流亡大刀的武器特效便是‘放血’,作用于妖魔,放血也等于削弱对方属性。

尸煞踉跄着,险些跌倒。

咕哒正考虑如何追击,肩膀突然传来沉重感,抬头就看到白离踏着他的肩膀跃起。

绣春刀单持变成双持,招式凝练成简单而直白的一招凌空劈落。

身临其境的这幕光景,令咕哒很干都没舍得眨眼。

见那白烟裹着黑袍,刀生云雾,虎啸镇煞,仿佛从中跃出的不是人,而是一头醒世猛虎。

刀斩尸煞

卧虎吞魔!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武侠:这掌柜能处,开局化身神龙 大明:开局翻牌武曌,焱妃崩了 末日:十万分身入万界,能力觉醒 女侠叶沛 武侠之最强乔峰 重生后,修仙界每天疯狂内卷 女帝登基后,我被迫当了九千岁 道诡修仙:我褫夺你的气数 如果弟子太沙雕 我真是锦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