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永远的大哥(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卧虎腰牌,斩妖之令。

非斩妖司千户所不能持有。

仅仅是这个名头搬出来,修为不够的魑魅魍魉山精鬼魅也该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够被斩个几次脑袋。

白离握着卧虎腰牌,感受到一股股热气正在灌入躯壳,流转不息。

沛然的力量充斥着全身,当他站在妖魔鬼怪前,更是有着源源不绝的气力涌出。

此时,他自己就像是正道之光。

白离凝视着眼前的尸人和怨魂,内心有了少许明悟。

此方世界,修行立世。

习武强者是修行,斩妖除魔是修行,吃斋念佛是修行,诵黄庭炼丹药是修行,甚至,朝廷为官也是修行。

从四品,镇抚使,司人间卫,当属朝廷命官,不论皇帝怎么看百官如何看,世人、百姓乃至妖魔,都承认人间卫守住了大炎的平和数百年。

公道自在人心。

这卧虎腰牌在身,白离同时兼具两重护体。

一者是朝廷命官的气数,堂堂四品武将,气数如虹,鬼魅妖邪难侵。

另一者是斩妖司常年来斩妖除魔所聚集的人间功德,如同正神上身。

任何体系的修行都有其缘由,一饮一啄,自有天理。

可惜的是白离修为很低,还不足以掌控这些身外之力,哪怕有所明悟,也仅仅只清楚它的来历并非无源之水,如何使用,如何保存,皆一概不知。

通过玩家视角来看,白离是自带了两重称号,这两重称号都对眼前的三只怪物有很强的克制效果。

更重要的是……帅!

“魑魅魍魉,作恶当诛。”

白离猛地踏前,卧虎腰牌在手,他的自信心也升起来。

前身是个废柴,但也有点功夫傍身,锦衣卫的入职培训也打牢了部分基础,提供了牢靠的肌肉记忆。

白离在两三个呼吸间已经行至众人跟前。

小个子的尸人张牙舞爪试图咆吼,双目赤红,正要撕咬。

白离一脚踏在对方胸膛位置,尸人凌空倒飞,云烟烙印下赤红的脚印。

尸人捂着胸口,痛苦挣扎,翻滚不止。

魁梧尸人受伤不浅,刚刚从地上爬起,见到小尸人受伤,凶性激增。

白离足尖轻轻一挑,将连鞘长刀踢至半空,右手握住刀柄,拇指抵住刀颚。

锵——!

清澈刀吟。

见白虹一掣。

白兰地眼皮眨都不眨的盯着,却被这明亮的刀光恍惚了视线。

恰如江雪一抹。

尸人从白离跟前扑了过去,歪歪斜斜的从身旁走了三五步,动作从敏捷变成迟缓。

一颗漆黑狰狞的头颅抛上半空。

绣春刀归于刀鞘。

尸人头颅躯壳皆落地,煞气生机湮灭,刀声余音铮然。

“第一只。”

白离神色冷峻的开始计数。

魁梧尸人残死,体格略小的尸人吓的怔住,继而发出呜咽声。

听着十分凄厉,除了恐惧还有哀伤。

难道不生不死的尸人也懂得畏惧和伤心?

明明已经是一具尸体,却在怕死?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逝。

白离又往前数步,飒沓如流星,斩妖除魔的冲动驱使着他,也由不得多想,既是妖魔,斩了再说。

小的尸人已经被之前三名玩家群殴的很惨,断了一只手也断了一只脚,又被白离踢了半死,想跑也没余力。

怨魂爆发凄厉声响,声浪袭上白离后背。

镇抚使轻轻一弹卧虎腰牌,虎啸山林百兽退散。

尖锐的叫声被虎吼覆盖,怨魂反受其伤,不着力的怨魂躯体倒退出去,红衣黯淡几分。

白离拔刀落刃,复而归鞘。

刀刃摩擦刀鞘发出金属铿锵,凄厉哀哭声戛然而止。

“第二只。”

两只尸人的躯壳上都燃起黯淡的蓝色火焰。

白离背对着火光转身,视线落在了仅剩的怨魂一只上。

蓝色的火舌舔舐着尸人的躯壳,在官服的黑袍阴影中印照着人影,却更似阎罗。

怨魂保留着比尸人更多的理性,虚幻的魂体颤抖着:“你是……斩妖司,你是斩妖司……”

“斩妖司镇抚使特来送姑娘上路。”白离反手持刀:“你理应有所荣膺。”

怨魂双手捧着脸,手指在白皙的皮肤上划出血痕。

她脸上滴落着血迹,声音沙哑。

“你为什么来……你为什么才来……你为什么现在来……”

血水落地在上,凝结成一滴滴寒冰。

声音越发尖锐,越发低沉,越发沙哑。

“你们都是骗子……”

“你们害死了我们……”

“斩妖司……刘家……你们,你们都得……死!”

怨魂的怨气反而在提升,白离能感知到她似乎接近于暴走。

声音回荡在庭院里,震耳欲聋,地上的血色冰霜蔓延开来,空气温度骤降,大气变得稀薄。

“这嗓门……”二哈捂着耳朵,硬气道:“比我妈差点。”

“比凌晨两点的我弟强点。”白兰地屏息凝神:“我弟今年两岁。”

他们什么忙都帮不上,干脆是挪动屁股,跑到一旁乐呵乐呵的看剧情了。

这要有瓜子爆米花,肯定得整起来。

白离吐出一气,云烟环绕绣春刀。

怨魂血衣斑驳,手指青白,指甲漆黑尖锐,处处散发着惊人的阴冷怨气。

双方稍稍站着顿住。

下一刻,几乎是同时暴起发难。

结果已注定。

白离拔刀出鞘,绣春刀在手中轮转一圈,如同切碎树叶般将青白二色的鬼手斩断成虚无,继而刀光停滞,反手握刀,刃口抵住虚不受力的魂体,轻轻一拂。

刀斩红衣,流畅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的轻松。

“第三只。”

白离提刀回首,侧身看向怨魂所在,红衣正在崩解和消散。

魂魄受创,正在崩解,归于天地,不论如何都活不了。

卧虎腰牌也归于平静,证明能杀的都杀光了。

他却是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消亡的红衣怨魂,心头莫名。

这怨魂明知跟他正面拼杀是死,还做出这种愚蠢之举,如果选择逃走,他也未必会去追。

想不明白,也来不及追问。

怨魂终究是消散了,她死亡之前轻轻开口,似乎要说些什么,可距离太远白离没听见。

直至他想要离开时,才有一阵冷风拂过脸颊。

风中低语令他走神了几秒。

然后安静的氛围很快被打破了,观战了不到一分钟的玩家两人如同脱手的金毛和哈士奇,兴奋的上蹿下跳。

虽然他们险些被新手怪吊打,但看到己方大佬帅了一波,四舍五入就跟自己帅了一波差不多,同样爽到。

“噢噢噢噢!白哥牛逼!”白兰地鼓着掌,双眼放光:“请原谅我词汇量的匮乏,我只能说句牛逼!从今天开始,您就是我们永远的大哥!”

白离:“?”

感情我之前还不算是吧?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不仅是你顶头上司,而且能随时删你号?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洪荒:盲盒,开出陨圣丹解药? 诸天:开局越女阿青 向善吧!女反派们 魔剑生死棋:开局奖剑神毕生功力 开局撞破太子女儿身,被逼当太监 嬴政给我上香,我教他天子封神术 武侠:万倍返还,开局收徒小龙女 杨戬给我上香,我教他神象镇狱劲 武侠:开局为雄霸算命,侍女惊鲵 nba:融合绿间,百分百三分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