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情仇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残青 > 第一学年 017 分界线(结)

第一学年 017 分界线(结)(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与此同时,在另一面的小仓库内。

身着天孤战甲的凛千音箭步上前,高高跃起,朝着眼前浑身惨绿、状似蜥蜴的怪人使出一记飞踢。

妄图接下这一脚的蜥蜴怪人没料到凛千音这一脚竟有千钧之重,一个趔趄便如同炮弹一样被冲击弹飞出去,重重的撞进了仓库当中。

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怪人的身形便被因自己的冲击而掉落下的各种运动器材给淹没了。

凛千音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学着季明洛臭屁的样子,得意的说道:

“现在,你跑个我试试?“

那怪人挥手一阵乱拨,扫开了压在身上的器材;随即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诡异的猫起了腰,警惕的盯着面前一身黑甲的凛千音;蓄势待发的样子似乎是准备对他再度发动攻击。

“好胆!”

凛千音见那怪人不退反进,冷哼了一声,也摆开了架势。

他话音未落之时,那蜥蜴人双脚一蹬,如饿虎扑食状扑了过来。

凛千音见状,心不乱、掌先动;抓准怪人空门大开的破绽一记寸拳直刺其胸口。

被顶住胸口的怪人虽不能寸进,攻势却丝毫未停。

却见它张开血盆大口,嘴内一道赤色长鞭激射而出,眨眼之间已逼近凛千音面门。

好在早有防备的凛千音微微一侧头,闪过了敌方的偷袭;只不过听见蜥蜴怪人修长的舌鞭湿漉漉蠕动的声音,饶是他看上去岿然不动,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

为了泄愤,凛千音双拳同出,对着怪人的胸口就是一阵骤雨般的猛拳连击。

另一边,虽是五脏六腑受创,蜥蜴怪人却并未甘心屈服;它一边靠着灵活的身形试图拉开与凛千音的距离,一边用舌头作武器抗衡凛千音强大的铁拳。

鏖战不久,凛千音跟上了蜥蜴人的战斗节奏,抓准时机一拳攻其面门。

这一拳动用了战甲近两成的··能量;凛千音有自信,这一拳过后胜负便会立马分晓。

但下一个瞬间,怪人就在他的面前瞬间消失了。

毫无征兆的,凛千音一个眨眼,一只活生生的怪人便仿佛蒸发了一般失去了踪迹。

凛千音心下大骇,慌张的环顾一圈四周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身影,一时愣在原地无计可施。

但紧接着,细微的爬行声透过头盔传进了凛千音的耳中。

他顺着声响的方向瞥了一眼,正是在凛千音左侧墙角的位置。

‘原来不是蜥蜴,是变色龙嘛……’

声响沿着墙角一路响到天花板,凛千音心念一动,敲了敲头盔左半边的部分;接着便双手环抱悠哉游哉的打起了节拍;就好像在催促蜥蜴怪人快些发动攻击似的。

变色龙怪人见他不再有动作,只当是他无可奈何,心中一阵狂喜;他抓准了时机对着凛千音的头颅吐出了舌鞭。

数米之长的舌头带着黏糊糊的口水向天孤战甲飞纵而去;却不料凛千音却是早有预料一样伸手一探,将舌头牢牢地攥在了手中。

此时在凛千音的视角当中,怪人所在的方向是红彤彤的一大片。

“哥们儿有夜视的。”

他转过身子看着舌鞭延伸的方向,一边轻描淡写的调侃着怪人,顺手一拉便将怪人自天花板上拽了下来。

变色龙怪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喉中发出一阵粗重的咆哮。

由于舌头被凛千音抓着,此时正常的发声对它来说都成了奢望。

凛千音一手捏着怪人的舌头,慢悠悠的凑近了它;另一只手掌间金光大盛。

正在他提掌凝气、准备了结怪人的时刻,只听见捏着怪人舌头的手中传来了“嘶嘶”的奇异响声。

顺着看过去,凛千音只看见自己的手上正渗出丝丝的白气;紧接着一阵剧痛透过手套传到了掌间。

他完全没料到,这怪人的唾液竟是带有腐蚀性的。

他心下一骇,连忙丢开了手中的长舌,急匆匆的乱挥着手想甩掉手上带毒的口水。仓皇中却被舌鞭扫中胸膛,一个踉跄跌退了两步。

舌鞭意外的坚实,打在战甲之上亦绽出了点点火星。

等手中的痛楚消退,他再朝着地上看去时,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凛千音暗感不妙,抬头朝着天花板的方向看去。

那怪人在整个仓库之内不断地跳窜、攀爬,企图躲避凛千音的追踪;速度比起一开始加快了起码一倍有余。

凛千音虽是能靠夜视探测到变色龙的身影,但无奈其占据地理优势到处爬来爬去;除非动用能量将这仓库摧毁,不然光靠这天孤战甲的攻击范围一时半会儿是奈何不了他的。

但问题是要是真下了狠手把这仓库打出什么是来,且不说身份暴露的事,光是赔偿金额和季明洛啰啰嗦嗦的数落就会让人受不了。

他皱起了眉头,有些手足无措。

正在这时,只听不远处的仓库大门传来一声巨响,凛千音转头一看,正是气喘吁吁的季明洛。

他一手撑着门扉,一手朝着凛千音的方向抛出了一个小玩意。

不明所以的凛千音下意识地伸手接过了那物体,定睛一看正是前几日从校长办公室‘借’来的那只面具变化后的模样。

“给你调试好了,来试试看切换形态吧!”

随意把玩了一下手中的小玩意,顺手拔了拔小仪器上箭头状的可动件;凛千音大致理解了用法。

只见他对着仪器上的四枚箭头连拨四下,仪器整体便通灵一般对半张开,漂浮在了空中·。

一旁的季明洛略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欸对了,你有用过弓箭吗,准头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

闻言,凛千音冷冷一笑,随手一抓揽过变形完成的面具按在了头盔上,中气十足的喊出了更换形态的指令。

“百步穿杨!”

话甫落,凛千音周身黑甲轰然炸开,只留下了最基本的皮套状内衬和光秃秃的头盔;紧接着青蓝色的面具牢牢地吸附在了他的脸上;随即青蓝色的光芒自皮套的缝隙中喷涌而出,缠绕在凛千音的各个部位。

很快的,雕刻精致的华丽战铠完整成型,镶嵌在凛千音周身原本是黑甲的地方;在他的背后幻化出一把颇具科技风的铁制长弓;同时,却见这战甲腰间之处,一只琉璃宝壶凭空而现,静静悬挂。

终于,面如苍蓝雄狮的铁甲战士于此时此地降临重生。

凛千音象征性的活动了一下双手,伸手向后背轻轻一抓抽出了长弓。

他随意的瞟了一眼弓身构造,轻抚了一阵。

“好弓!”

却见凛千音一手执弓,另一手五指微张,一道苍蓝光流自其指尖激荡而出,凝成箭矢模样。

“话说,这形态没有夜视。”

他左右观望了一番,发现自己此时已看不见还在不断在仓库墙壁上爬窜的变色龙怪人,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这有什么,你只管射去;闭上眼睛随便来——”

季明洛右眼紧闭左眼大张,发动了自己的王牌,在这阴暗的仓库之内,鉴查眼一如长灯浩荡,照耀四方。

“现在,我就是你的眼睛。”

一时间整个仓库在金光的照耀下变得无比的明亮;而四肢紧贴在墙上的变色龙怪人双眼接受强光刺激,不仅捂住了双眼吐出一声惨叫,独留双足吸在墙壁,整个身子似是有些摇摇欲坠。

但这浑物反应也甚是灵敏;条件反射仅一瞬之间,它便重新将双手趴在墙沿;在仓库四周胡乱的爬窜起来。

它本欲是直接夺门而出,怎奈何好比灼灼火光闪烁的季明洛拦在门前;对于强光的恐惧吓得它不敢寸进;只好在仓库内躲藏着身形。

反观凛千音,竟真听话的闭上了双眼,左搭箭,右满弓,蓄势待发,只待季明洛一声令下。

“听好了!九点,四十五度,去!”

话音刚落,只听飕的一声,苍色光流喷薄而出,直指怪人脊背。

隐蔽了身形的怪人没料到凛千音精准,不及躲闪便直受了来势汹汹的一箭,一声惨叫过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撒开了墙壁,从天花板高高的摔了下来;终于是现出了形。

“十二点,零度,去!”

一箭势未尽,三箭齐逞威。

却见凛千音三指同伸,三支光箭悄然成型;再拈弓搭箭,光流不偏不倚刺进了变色龙胸膛,只听一声爆裂声响,光流在怪人胸口炸开,使其被弹飞了数米的距离。

再度爬起身的怪人就和之前的南阳和许萼一样,整个身子都膨胀了近数倍,浅绿色的皮肤在这异变之下渐渐的变得深了不少;但可惜适才的连番受创让这浑物已变得筋疲力尽,,此刻就是能力成倍增长,恐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用壶子结束战斗!”

耳边传来季明洛的指示,凛千音睁开双眼,自腰间摘下琉璃宝壶,拇指一偏拧动壶盖,向天猛地一抛。

只见那宝壶被掷到与天花板不过毫厘的高度,却未直接掉落下来,而是在半空中徐徐地旋转着。

就在此刻,仓库之内狂风大作,室内室外的空气源源不断的朝着琉璃壶的方向汇集而去,骇人的强压一时竟逼的季明洛有些喘不过气来。

琉璃宝壶之内自有点点蓝荧泛出,不断地吐纳、巩固着聚集来的气流;直至周围形成一圈透明的气流环。

凛千音顺势弯弓,瞄准了琉璃宝壶的位置当空一箭。

光箭穿透壶身炸裂开来,与内中荧光混作一团顿时明亮起来;强光一时将琉璃壶周围的气流环给染成了蓝色。

紧接着,一声雁鸣声由壶中迸发;只看见一只蓝光所化的雄雁冲出宝壶,展翅翱翔。

几片青蓝色的光羽轻轻的飘落在地面,顷刻间便化为乌有。

却见那光雁大展双翼,朝着变色龙的方向直冲而去。

那变色龙刚想躲开这看起来威力十足的一击,却不料又是一箭破风袭来,直射变色龙变异到拖在地上的长舌,将它钉在了原地。

左右无门的怪人用略带绝望的眼神正面接下了那华丽无边的一箭,伴随着蓝光闪耀被炸成了碎片。

而在爆炸过后,从怪人的残骸中露出了被契约附身的学生的身影。

季明洛三步并两步上前,将手盖在了那学生天灵之处,开始鬼画符起来。

“呼,今天速度算很快了,没想到你弓用的还算顺手;倒是省了我做说明书的力气了。”

“我反正就是累,天天打这种臭鱼烂虾我也会精神疲劳的。”

“嘛,你不是答应的我好好的吗,要和我一起铲除学校里的脏东西的;现在离收尾的时候还早着呢。”

凛千音解除了变身,伸了个懒腰,似乎是有些不满。

“话说你这也太积极了吧,这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人被感染成契约者,你也能一下就找的出来。”

季明洛嘿嘿一笑,略显得意的说道:

“跟淼哥这个学生会主席搞好关系准没错的,什么消息都是第一手。”

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之后,他浮夸的左右拍了拍手,咧开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随之而来的一阵晕眩却打乱了他的思路。

见季明洛摇摇欲坠,凛千音连忙凑上前去扶住了他;将他搁置在墙角的位置先行休息。

“你的眼睛,少用一点,别太拼命了。”

面色苍白的季明洛勉强的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道:

“毕竟是我的职责,工作嘛,哪有轻松的。”

“欸对了,等下我可能得先回房休息,有个快递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你买了什么?”

“哦,我同桌生日好像要到了,我给他准备了个好东西;你可别跟他说啊!”

“没那么闲。”

季明洛冲着他笑了笑,接着便将头靠在了墙壁,放松下来让整个身子都轻轻的贴着墙上,之后便一句话也不说了。

凛千音知道,他这是在忍受着左眼带来的痛苦,便也不再打扰他,默默的偏过了头。

但季明洛却不知道,在他正靠着的这堵墙的另一面,在相同的位置同样靠着的,正是他的同桌尚卿。

此时的尚卿紧闭着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听见了。

季明洛说的话,他也听见了。

他原本确实有过希望,如果是季明洛的话,说不定真能记得自己的生日。

事实也确实给他带来了惊喜。

只不过,这份萌生在尚卿心中的惊喜变得越发觉得不是滋味;他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倘若季明洛知道自己就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对他妒忌怨恨,他会怎么想?

倘若季明洛知道自己窥探到了他的秘密,他又会怎么做?

倘若季明洛知道自己也变成了他‘工作’需要铲除的脏东西、不人不鬼的怪物,他也会和对待别人一样下死手吗?

尚卿用一种凄惨的目光憎恶的看着从自己后背长出来的,宛如蛛足的漆黑肢体,痛苦的捂住了脸。

这份似有若无的“友谊”,在这一层层的隐瞒被戳穿之后,还能剩下几分?

此时此刻,在季明洛浑然不知的情况下,他与尚卿的一切情谊以他身后的这堵墙为起点,被人为的画下了一道深入沟壑的分界线。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最后的妖灵师 那年,那群人 开局签到混沌不灭体 魔面赤心打灰人 神秘系统商店 斗破之冰凰临世 玄幻之我天帝资质被发现了 全民超凡:我的脑海中有道声音 天命BOSS:这个教主太稳健 九荒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