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方永安黑化(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高声怒道:“原因已在信中说了,你母亲就是病逝,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前面还有客人,我先过去了。”

没有再多说,方巍扭头就往前厅走去。

灵堂内,只剩下方永安和方心瑶,还有在一旁头也不抬的方茹雪。

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方永安踉跄着,一步步走向方心瑶。

“ 姐,到底发生了何事?”方永安跪在地上,拿过方心瑶手边的纸钱,和他一起往盆中一张一张的放着。

直到这一刻,方心瑶才真正意识方永安到回来了。

她“嗷”了一声,一下子抱住方永安,“弟弟!你终于回来了!”

反应很是激烈,哭声夹杂在吼叫声中,因为长久没有说话喝水,此时的嗓音很是沙哑,听起来就像鬼哭狼嚎一般,将一旁跪着的方茹雪吓一跳。

虽然方心瑶比方永安年长几岁,但是方永安这些年在书院求学的同时,也不忘练武,男孩儿本身就长得快,如今这个头身板早已超过了方心瑶,因此看起来倒像她的哥哥一般。

“姐,你放心,我回来了!”

看着方心瑶抱着自己浑身颤抖的模样,往日再也看不惯她的娇柔做作,但毕竟还是亲生姐弟,母亲出了此等大事,在他们相拥而泣的这一刻,所有的难过才彻底迸发出来,不怕人嘲笑,不怕人埋怨,只有对方才能了解自己心底的痛苦与绝望。

过了好半晌,两人才渐渐停止了哭泣。方永安看着方心瑶,一字一句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母亲会突然……”

听到这句话,方心瑶的眼神中突然射出一股杀意。

她先是扭头看向一旁呆立着的丫鬟,示意她将方茹雪先带出去,随后冷冰冰道:“全都是因为方卿婉!是她,是她害死了我们的母亲!还有大伯,爹爹,是他们一起逼死了母亲!”

“二姐?”听到方卿婉的名字的时候,方永安这才注意到,本该一起守灵方卿婉却不见人影,他很是不解,虽然二姐平时和三姐互不待见,但在这件事情上,他相信方心瑶也绝对不会撒谎。

“姐,你把话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方永安紧紧握住方心瑶的手臂,着急地问道。

“弟弟,你要记住只有我才是你的亲姐姐,你平日里对那个方卿婉那么好,可你知道他又是怎么对我和咱们母亲的吗?”

方心瑶反过来抓住方永安的手,恨恨地说道:“大伯他们说之前方卿婉受伤是母亲买凶刺杀,父亲素来害怕大伯,就和他们一起逼母亲承认她是幕后真凶。

还有那个方卿婉不知从哪里搞到的信函,竟想将我也拖下水,说我也参与了这件事,最后,母亲为了保护我,只好承认是她自己做的。”

说罢,方心瑶还特地嘱咐方永安:“你现在可千万不要再去找他们,母亲临走之前跟我说,她之所以选择离开,就是为了保护你和我,不希望我们的声誉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影响。”

方心瑶知道,现在必须将方永安跟自己拉到一条战线,自己这个弟弟素日里就是太分不清谁亲谁疏,若让他知道,她们的确对方卿婉下过手,那他定不会愿意和自己一起为母亲报仇。

“不行!”方永安闻言顿时脸色涨红,再无半点平日里的温润模样,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从眼中喷射而出。

“大伯父、二姐他们居然如此对待你们,连确切的证据都没有,就盖棺定论,便是那官府老爷也断没有如此断案的,他们……他们可还念半点亲情!你松手,我现在必须立刻跟他们说清楚,让他们给我一个解释,不能让我们的母亲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冤枉至死。”

话刚说完,方心瑶就大声嚎叫了一声,又是捶胸顿足,又是哭爹叫娘,“都说了你不要去!你和我都还小,斗不过他们的!连爹都不管,他们又怎么会把我们当回事?!”

“爹不管,总有人管,大不了,大不了我就去找姥爷,他们要是不管,我就自己去皇宫门口跪着,我要拦圣驾,我要面见皇上,总会有人管的。”悲愤不已的方永安渐渐咆哮起来。

“你听姐姐的,”方心瑶怒色道:“娘舍了性命就是为了护着你我,若你因为这件事惹到他们,让他们动了杀心,那以后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可是……”

“没有可是!娘说了,她要咱俩好好活下去,等到真正有能力那天,再给她报仇。”方心瑶面上出现一团煞气:“答应我,待母亲出殡后,你好好去求学,以后到了官场,才能与大伯掣肘,而我……”

方卿婉心中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你要干什么?”

“我准备离开相府,在这里,终日都只在方卿婉的眼皮底下,以后没了母亲的保护,我定是连好日子都没有了,别提报仇了。”

“离开?姐,你要去哪儿?”方永安握着方心瑶的手,脸色发青。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今日之痛,我定要原封不动的还给方卿婉,弟弟,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当上大官,为母亲报仇。不然,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看着方永安慢慢地点了点头,方心瑶依旧狠狠地盯着他,“你发誓,你当着母亲的面发誓!”

方永安用力地深呼吸了几次,这才咬牙一字一句道:“我发誓,我方永安发誓,定会帮母亲报仇!”

闻言,方心瑶这才“哈哈哈哈哈”的笑起来,她扭头看向灵柩,狞笑道:“娘,你听到了吗?我和弟弟都会为你报仇的,你就放心的走吧。”

方心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方永安心中一阵发冷,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当初了。

之后,便是孟氏丧葬彻底结束,方永安这次回来处理完孟子蓁的后事之后,没在家中多做任何停留,甚至连招呼都未打,只留下一封信,便连夜赶回了书院。

气得方巍破开大骂:“毫不懂理的东西!”

好在老夫人念在方永安尚未从丧母之痛中出来,不仅没有做任何追究,还大声斥责方巍,说他平日里鲜少陪孩子,现在孩子大了,父子间竟像生人那般。

不过,令方堃和方卿婉意外的是,在他们听说方永安回来后,念着手足之情,还是主动去了东院找他,想跟他解释清楚,避免心生嫌隙,结果却被再三推辞,无论如何不愿与他们相见。

根据方堃回忆所说,有一次他气不过强冲进去后,方永安只用恨恨的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他,面无表情,随后只说自己身体不适便关了房门,此举很是让方堃心中冷了一截。

“罢了,那孩子心思重,但好在不像孟子蓁,没什么坏心眼,”方卿婉如此安慰道:“等他从这件事中走出来就好了。”

……

随着春天的第一朵花开,相府终于逐渐开始恢复起往日的平静。

直到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梧桐正在给方卿婉梳妆,只见思安急匆匆地冲进来,一边跑一边喊:“小姐!小姐!”

“怎么了?一大早风风火火的?”梧桐皱着眉,这丫头,跟她说几次了,怎么还一副没有规矩的样子,若被别人看见,该说大房没的半点规矩了。

“三……三小姐……三小姐她……她消失了!”

“什么?!”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最后的妖灵师 九荒混沌 魔面赤心打灰人 玄幻之我天帝资质被发现了 全民超凡:我的脑海中有道声音 神秘系统商店 斗破之冰凰临世 天命BOSS:这个教主太稳健 开局签到混沌不灭体 那年,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