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孟子蓁自缢而亡?(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错?”孟子蓁冷笑一声,“不过是帮自己的孩子扫清障碍罢了,何错之有?”

“荒谬!你……你这妇人……简直是冥顽不灵!无可救药!”方巍气极,想破口大骂又不知说些什么,只干指着孟子蓁浑身颤抖。

“无错?孟氏,你是大错特错!”方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惊得众人浑身一抖,“先不说,你打着为孩子好的幌子,残害自家亲人,就说你找刺客当街行凶这件事,早已被定性为行刺三皇子,若被人查到幕后之人是你,孟氏,你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此言一出,孟子蓁才一下子瘫坐在地,面上再没有丝毫不忿。

“好在事情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否则你就算是有一百个头,也不够砍!此次,就念在你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便按二弟所说那样处理吧 。”

方宏挥了下衣袖,也不再管地上哭着叫着的方心瑶,径直朝外走去。

方卿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过多的喜与悲,恶人本该受到惩罚,从她当初有了对大房下手的那个念头起,就应该想到,会不会走到今天!

想起自己上一世,临死之前才知道自己一家是被二房所害,而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孟子蓁想让方心瑶高过自己,妄图坐上那高位,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任何,站起身来准备上前扶起老夫人。

经过孟子蓁前面,一下子被她扯拉住裙角,对方抬起头来,紧盯着方卿婉,用一种很是嘶哑的声音,低吼道:“是你。”

“婶娘,看在叔父的份上,我再唤你最后一声婶娘,”方卿婉轻轻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坏事做尽终会遭报应,或早或晚罢了。”

没有再与她多说,方卿婉轻踢了一下裙角,上前扶起老夫人便悠然走了出去,至此再没看孟子蓁一眼。

次日一早,梧桐“蹬蹬蹬”地跑到西院,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小姐,小姐!”

“怎么了?一大早风风火火的样子?”

“二夫人……二夫人没了……”

闻言,方卿婉先是一愣,看到梧桐的表情,这才明白过来。

叹了口气,方卿婉才缓缓道:“看来,这孟氏,果然是个聪明人……”

“小姐这是何意?”梧桐和思安面面相觑,昨日相爷不过是说让二老爷休了她,但并未要她性命,如今她想不开, 自缢而亡,连命都没了,又怎能说这是聪明之举?

“孟氏被休,原因无非有二,一是对家中妾室动手,残害家中子嗣,二是买通杀手对大房下手,同样是残害家中子嗣,两个原因不管是哪个说出去,都会让孟府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攀上了三皇子,可想而知,此时孟子蓁回去娘家,可还有立足之地?

而如今,她选择必死之路,却让相府因此放她一马,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孟府,都不会再提及这背后的真相,等着吧,之后便是对外宣告,孟氏突发疾病身亡。

看似是死路,却是留下了好名声,老夫人念在她的一片用心良苦上,也会对她的一双儿女更为重视。”

说罢,方卿婉起身走到门口,看院中树已开始重新发芽,旧的一年终于过去,就像那些撕破自己的回忆一般。

少女走到树下,轻轻闻着新枝特有的生命气味。

春天来了。

……

孟氏的丧葬定在五日后,孟府的老太爷和老夫人知晓事情时很是震惊,但由方宏修书将事情原委道明后,便也什么都没说,只让相府无论如何要等一等,让那远在外地求学的方永安赶回来送一送他母亲。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吊唁的日子。

方永安已在前一日深夜赶回,快马加鞭三天三夜,一路没有任何言语,更没有休息过一丝半刻。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母亲平日里身体向来很好,突然接到病逝的家信,方永安整个人都处于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的状态。

因此到家之后,见到灵幡时,便直直晕倒过去,到现在还未清醒过来。

东院中,方心瑶和方茹雪皆披麻戴孝跪在灵柩之前,左边那往日盛气凌人的少女此刻早已不再骄纵,方心瑶脸上如今只有绝望和恨意。

绝的是什么?恨的又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这相府二夫人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前来吊唁的人里小声说道,“得什么病能发作这么快?”

“不知道别乱说。”旁边有人提醒道:“我听人说,这里面的事情复杂着呢,说起来也是后宅的那些腌臜事,若不是选择这条路,怕影响太大,那后果她更承担不起。”

“真的假的?”有人听言惊讶道。

说话那人比了一个小声的手势:“那可不?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再传到别人耳里,这孟氏手段多着呢,这次是失了前蹄遭了报应。”

“原来如此,堂堂正室夫人还耍那些下作手段,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那她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糟了报应了。”

“嘘,别说了,有人来了。”

众人正议论着,便瞧见方巍走了过来,对着前来吊唁的众人鞠了一躬后,管家引导众人去前厅开吊家祭。

另一边,方永安惊醒过来后,便立即冲到东院,站在灵柩之前,方永安紧紧地握着拳头,失神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尽管平日里孟子蓁再有些不讲道理,但母子永远是母子,割不断的亲情就像隐形的脐带,永远连在一起。

他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噩耗,对于方永安而言,这一切都太突然,仿佛晴天霹雳般。

而跪在地上的方心瑶,则一脸漠然地烧纸,她什么话都不说,只一张一张的纸钱放到盆子里,像一个万念俱灰的死人一般,脸色苍白,眼泡浮肿。

瞧着自己姐姐这幅模样,方永安的一颗心是又悲又痛,缓缓地朝着方心瑶走去之时,突然听见小厮通报说:“二老爷来了。”

“父亲……”方永安连忙转身迎上前去。

见着儿子,方巍没有太大的反应,如今的方永安已长成半大小伙子模样,本该是父子关系正该密切的时候,可方巍却知道自己的这一双儿女向来就只是跟孟子蓁亲近,见着方永安咬紧牙关直直冲上前的模样,心下立即了然。

“好了,人死如灯灭,你也别太过伤心,去给你母亲烧些纸钱,送她最后一程吧。”方巍一如往常般背着手,高高在上道。

“为什么?父亲?”方永安看到方巍毫不上心的模样,脸“刷”地一下白了,“母亲怎么会突然病逝?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何事,父亲……”

见着方永安眼睛里布满血丝,唇无半点血色却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方巍猛然推开方永安。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蛇仙小医婿 超神言灵师 天地异变人族永昌 神皇之王 战火纷飞:血脉之争 重生之他的名字叫周承 战神小心!医妃是朵黑心莲 斩神灭仙传 反派老祖:我的族人都是天命反派 我的酒壶能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