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娘亲竟是?(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直到丫鬟前来提醒:“郡主,听宫女说各家女眷准备回去了。”

两人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一笑。

“方大人,以后,我也可以和婉儿妹妹一样,叫你兄长吗?”离别前,文月郡主略微有些害羞的问道。

“当然可以,若郡主不嫌弃的话。”方堃摸了摸脑袋,憨憨道。

“那我先走了,放心吧,我会去找婉儿妹妹一起离开的。”郡主挑唇一笑后,便随着丫鬟一起离开。

男子看着少女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随后在原地站了会儿,这才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未央宫里,方卿婉刚换好宫女送进房间的衣服出来,便见着云妃娘娘直直上前拉住她的手,很是激动地问道:“孩子,你……你的母亲闺名可是心月?”

心中一惊,方卿婉手下猛然用力,握住云妃的手说道:“云妃娘娘可是认识臣女的母亲?”

“孩子……”云妃的眼中已泛出泪光,拉过方卿婉便将她抱入怀里道:“按理说,你该唤我一声干娘啊。”

“干娘?”方卿婉一怔,当初自己在宫中虽与云妃打过交道,但毕竟她深居简出,向来不喜争斗,若要说二人如何会有这样一层关系,她自然也是不清楚的。

屏退侍女,云妃将方卿婉带入内室之中,这才缓缓开口,说起自己与月娘,也就是方卿婉的母亲当年的事。

二十六年前,云妃和月娘皆为南方小城的富庶人家之女,因祖上关系向来不错,因此她们二人也是日日身影不离,一起度过了最是无忧无虑的童年。没想到的是,五岁那年,家乡发生了洪灾,一夜之间,无数人流离失所,家中的产业也被流民强盗悉数抢走,更悲惨的是,洪涝之后便发生了瘟疫,除了她们几个逃出来的小孩子,其他人全部殒命。

就这样,云妃和月娘跟着其他的孩子一起,一路逃难,终日以讨饭为生,好在后来,她们遇见了红莲派的紫菱师尊,师尊见她们天资不错,便将她们几人带回了红莲山庄,在那里,她们一起学武练功,和以前相比,日子虽苦了些,但总好过讨饭,再加上在红莲派里,只要能打过守门师伯,也算是有了自保的本事,之后便可随时下山,从那时起,云妃和月娘便约定,定要让自己快些变强,然后二人一起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月娘向来聪颖,自小便是如此,很快,她便成了师门中很是厉害的存在,就连师尊都有意让她以后接替红莲派掌门之位,奈何月娘天生不愿被拘束,便一口回绝师尊,非要自己去江湖中闯荡。

原本她已然可以下山,但为了等云妃,她便留在山庄之中随毒孤师伯学习医术和用毒,也是因此,在十四岁那年,她遇见了一个男子,改变了她一生的男子。

男子是受了重伤,在山门脚下被发现的,正巧躺在月娘采药归来的途中,对于学医之人来说,遇到这样的事情,出手相救是必然的。

将男子带回山庄之后,月娘便将其安顿在自己的倾月小筑之中,照料了将近大半个月终于才算抢回了男子的半条命。谁料那男子刚醒,便要立即离开,说是自己还有重要任务在身,攸关无数人性命。

思虑再三后,月娘便跟云妃约好,说是她先陪男子下山去,三月一次的出山对战近在眼前,这次云妃定能过关,待她送男子下山后,便在山下小城等云妃,到时二人再做汇合。

就这样,云妃亲自送月娘离开师门,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次一别,竟再也没有相见。

那次出山对战前一天,云妃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又三个月后,她才终于过关,可下山后她并没有寻到月娘,再后来便是无意中遇到了皇上,二人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她也就入了宫,自此,二人彻底断了联系。

“孩子,”云妃娘娘握着方卿婉的手叹了口气:“你可知我是如何认出你的吗?”

“我看你的第一眼,真得惊到了,你长得跟你娘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但你毕竟是宰相的千金,我又何尝敢往那处想,直到我看到你头上簪着的,竟是冰月簪,这冰月簪是你娘亲手做的,可以说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

拍了拍方卿婉的手,云妃继续说道:“还在山门之中时,我跟你娘就曾畅谈起未来的日子,当时我们就约定后,等以后遇到了良人,成亲生子后,便要做对方孩子的干娘,若二人生得的都是女子,便让孩子结为异姓金兰,若生得是一男一女,那便结为夫妻。”

“干娘。”听完这些故事,方卿婉的眼泪直直往下掉,没想到云妃和自己的母亲竟有如此渊源,更遗憾的是,两人姐妹情深,可偏偏一人入宫,一人嫁进了相府,明明都在京城,可竟再也没有相见。

“哎,好孩子,莫哭了。”云妃拿起手帕,一边轻轻为方卿婉擦拭眼泪一边道:“待会儿红着眼出去,别人看到了,定说你来未央宫受了委屈呢。”

方卿婉忍不住笑道:“干娘竟还打趣起婉儿来了。”

摸了摸眼前少女的脑袋,云妃惋惜道:“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我和月娘竟已离别十余年,可惜我不知月娘便是宰相夫人……唉,可惜我们家瑾儿是个泼皮玩闹之徒,婉儿又是如此优秀,否则……”

“干娘切莫这样说,其实六皇子他,他很是出色,只不过……”方卿婉抬头看向云妃小心道。

“哦?你与瑾儿打过交道?”云妃面上显出一抹诧异之色。方卿婉轻轻点点头,只道:“见过几次。”原本方卿婉想将萧怀瑾的事如实告诉云妃,包括他与自己的娘亲曾经有过的师徒渊源,可这毕竟是萧怀瑾的私事,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她便擅自说与人听,即便此人是他母妃,也是尤为不妥,她想了想,立即将话头带走。

“干娘,”方卿婉问道:“先前一直有传言道,你与六皇子的关系向来不好,可婉儿今天话里话外都能感受到你对六皇子的爱,我想问,您对六皇子不管不问,任由他玩闹,可是……为了保护他?”

“唉,”云妃微微叹了口气,一脸艳羡的模样:“难怪都说生女儿好,生女儿贴心,若是瑾儿能有你一半懂我,我便也不必如此伤心了。”

果然,和方卿婉猜想的一样,她就说以自己上一世与云妃打交道的经历,怎么也想不到,她竟会是像萧怀瑾说的那般狠心绝情,脑海里浮现起那晚萧怀瑾那令人心疼的表情,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对母子的误会还是要找机会让他们自己解开。

“娘娘,皇后娘娘那边来人唤方小姐前去御花园,说是夫人小姐们准备离宫了。”守在外面的宫女走了进来,云妃点了点头,再一次握了握方卿婉的手说道:“去吧孩子,我有些乏了,就不过去了。”

“是,干娘,你在宫中好好照顾自己。”以自己的身份来说,没有缘由的入宫怕是很难,想要见到云妃娘娘更难,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娘亲的方卿婉,对于云妃娘娘,如今已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放心吧,我向来都是数十年如一日地过,在这宫中如今也无人来找我的麻烦。”

行礼道别后,方卿婉便随着过来传话的公公一起前往御花园。

没走多久,方卿婉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可不是第一次来皇宫,从未央宫到御花园的路很多,但这一条明显是绕了弯路。

“你究竟是何人派来的?”方卿婉停下脚步,朝前面的小太监大声呵斥道。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天地异变人族永昌 我的酒壶能修仙 超神言灵师 斩神灭仙传 战火纷飞:血脉之争 重生之他的名字叫周承 战神小心!医妃是朵黑心莲 反派老祖:我的族人都是天命反派 神皇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