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情定御花园(1)(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臣妇该死,是臣妇该死。小女这几日身体抱恙,臣妇原想带她来此见见世面,开开眼界,谁知她的身体还是不舒服,这才……还请皇上、皇后娘娘赎罪,臣妇这就带小女离开。”

孟子蓁边流泪边叩头,而一旁的方心瑶则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恨不得将整张脸埋在桌子底。更令她想死的是,肚子里的气体像排不完一样,腚部一直发出“噗——噗——”的声音,她甚至感觉有一些无法言说的东西就要冲出来了。

看此情景,方巍只觉得自己老脸都丢光了,但事到临头,他也不得不从座位中站起,走道孟子蓁旁边一同跪下:“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恕罪,是微臣驭内不当,还请皇上恕罪。”

原本想借此机会好好严惩一番,也算是将刚才的事情翻篇,可皇上也万万没想到的是,殿下跪着之人正是宰相方宏的亲弟弟,而殿前失仪的少女则是刚刚立下功劳的方卿婉的妹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明明是一家人,怎得差别如此之大。

“罢了罢了,既然是方三小姐身体抱恙,那方爱卿还是赶紧让夫人带着令千金下去休息吧。”皇上挥了挥手,看着方宏和方卿婉的面子上,也再懒得计较。

谢恩之后,孟子蓁赶紧带着方心瑶退出殿外,这才得知方心瑶究竟干了何事。

走之前,方心瑶还一脸愤恨的看着方卿婉,好像此事全怪她那般,比起自己丢脸,她更不忿的是,明明她看着方心瑶将那杯掺杂了泻药的水喝下,为何她一点事都没有。

说来也巧,今日给孟若琳下药之事实则是四皇子指派的宫女动的手脚,原因无非就是他探听到孟若琳已怀了身孕,他便想在大殿之中揭露,让萧琳琅当众丢脸,这样皇上以后也再难重用他,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孟若琳怀的竟然就是三皇子的孩子,不过他还是被皇上斥责了一顿,四皇子也算是觉得所做很值了。

而方卿婉在回到自己座位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趁人不备时,取下冰月簪试探了一下面前的酒水和吃食,毕竟离开那么久,说不定就会被人动了手脚,这是她历经上一世之后所形成的本能反应,发现自己茶水有异样之后,她便当即倒在了地上并且重新倒了一杯,虽说冰月簪也能解毒,但茶壶之中并未有异样,想着也只是一小杯茶水,直接倒了便是。

看着孟子蓁和方心瑶狼狈而逃的模样,以及殿中之人对她们的指指点点,方卿婉只想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过就这点本事,还想在皇宫之中安然无恙,上一世自己也实在是蠢,竟会着了她们的道。

眼见宴会的氛围已被破坏,皇后娘娘温声软语对皇上道:“皇上,不如接下来我带女眷们去御花园坐一坐吧,也好让大家换个心情,毕竟今日是同庆宴,总不能这般虎头蛇尾的结束。”

“还是皇后懂得朕的心思,去吧。”皇上大手一挥,便接着与臣子们共饮,在场的女眷们皆随着宫女们的引导,起身前往御花园。

走了没一会儿,众人便瞧见后宫的娘娘们已在向晚亭中等着了,见着皇后,皆齐齐跪拜。刚才前殿中发生的事情,她们早已知晓,方卿婉远远便瞧见自己上一世的婆婆,也就是萧琳琅的母妃淑妃娘娘,脸色很是不好,想必是被其他妃子取笑了一番,毕竟孟若琳很快就要嫁给三皇子,却在殿中发生那样的事,即使不是她的错,可在皇宫之中,落人口舌便是原罪,被人暗害都没有发现,还着了别人的道,这样的女子就算嫁过来就有何用。

假意寒暄之后,皇后便吩咐众人可在御花园四处转转,消消食顺便也欣赏欣赏宫中的美景。

“不知这哪位小姐是宰相家的千金?”淑妃娘娘开口道。

“淑妃你让本宫怎么说你才好,这宰相千金才在前殿一舞成名,你这便立即想看本人了,不得不说,你这消息可真是太灵通了啊。”皇后娘娘半开玩笑半打趣道。

“皇后娘娘可误会妹妹了,”淑妃娘娘拿着手帕捂着嘴角笑道:“这宰相千金前些时间可是救了三皇子,我这做母妃的,可不得当面谢谢人家嘛。”

“哎哟,你瞧我这记性,竟把这事儿给忘了。”皇后娘娘示意身边的宫女去将方卿婉带过来,文月郡主想着方卿婉来宫中次数少,原本想陪着方卿婉一起过去,却被方卿婉小声阻止道:“若待会儿娘娘们问到你的病情,万一露馅了可不好,你先四处逛逛,我一会儿便来找你。”

对于方卿婉而言,这里的一砖一瓦,她都熟悉的紧,来到这里不过是回到自己的主战场,怕?那是不可能的,看到熟悉的场景越多,她越是激动,感觉自己体内想要复仇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跟着宫女,方卿婉一步一步走近向晚亭,虽然名门望族的女眷们身形姿态都很不错,但方卿婉一步一摇,走路的手、脚、以及面部表情,把控的程度总给人一种比宫中教养嬷嬷还要规矩的程度,倒是让亭中的娘娘们都不觉停下谈话,皆看着愈发走近的少女。

“臣女方卿婉拜见皇后娘娘,拜见各位娘娘们。”刚行完礼,皇后笑着朝方卿婉道:“方小姐果然不愧为宰相千金,这模样、身形、还有那令人拍手叫绝的才艺,想必这京中便也找不出第二人能与之相比啊。”

如若是第一次见到皇后,方卿婉定会认为皇后这些话真的是对她的夸赞,但在她的记忆中,这个皇后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自己的婆婆那么有心计的一个人,对于皇后想来都很是畏惧,上一世太子被人暗害之后,她便重病卧床直到死去,虽然到最后都没有查出暗害太子的人是谁,但她依然能做了局将二皇子套住,若不是丧子之痛过于惨烈,说不定她还真能将暗害太子的凶手亲手屠杀。

“皇后娘娘切莫如此夸赞臣女,臣女万万担待不起,”方卿婉立即跪地说道,对于皇后这个女人,万万不能顺着杆子往上爬,“刚才在大殿之中,臣女原本应该早些站出来,奈何身上的伤势隐隐作痛,还好最后没有给永川儿女丢脸,到现在臣女都还有些后怕呢。”

看着方卿婉一副畏首畏尾的样子,皇后突然对她也没了兴致,原本想着还挺厉害的一个人,出了那么大的风头,可不得好好打压打压。

点了点头,皇后指了指淑妃娘娘,说道:“说起你身上的伤势,刚刚淑妃娘娘还在说,想要亲自谢谢你呢。”

“是呀乖乖,快来我面前让我看看,这舍命相救三皇子的女侠士,竟有这般美貌,”淑妃拉过方卿婉的手,一副熟敛的感觉,亲切道:“还好那歹人没有刺中要害,否则这让我一辈子也心里难安啊。”

“淑妃娘娘言重了,当时情况紧急,不过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三皇子天龙之躯,换做任何人都会在那时挡下刺客的。”

和皇后一样,淑妃的态度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要多亲切有多亲切,但这美貌的皮囊之下有怎样暗黑的一颗心,方卿婉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初她刚嫁给三皇子时,为了让她说服宰相支持三皇子,淑妃对她可以说比对亲生女儿还好,让方卿婉很是感动,当时别说让她去找她父兄协助萧琳琅了,就算让她为萧琳琅去死她都觉得是值得的。

然而,在说通了自己父兄后,淑妃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明里暗里挑她的刺,尤其喜欢当着其他娘娘面找她麻烦,像教训下人一样教训她,但她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总想着从各处弥补萧琳琅,想着法儿的讨好淑妃娘娘,后来她才知道,她原本就是那样的人,对萧琳琅都是各种苛责,何况是对自己。最初不过是萧琳琅求她为了大业着想,不要刚过门就找麻烦,而后来她发现自己好拿捏之后,便越发嚣张起来。

“这婉儿姑娘看着也是快要及笄了吧?可说好了人家?”坐在皇后身旁的萧贵妃打断了方卿婉的回忆,少女立即屈身答道:“回娘娘,臣女并未说项。”

“要我说,以婉儿姑娘的才情、模样、家世,待及笄之后,想必说亲的人定会将门槛踏破,肯定会是一家女百家求的盛况。”坐在最下处的一位娘娘笑着开口道,萧贵妃则接上话茬:“既还未说项,婉儿姑娘你觉得二皇子如何?”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下来,萧贵妃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帮二皇子拉拢宰相吗?谁不知道皇子们私下都在争夺皇位,她这话一出,连皇后的脸色都变了变。

“回娘娘,二皇子是人中龙凤,婉儿不甘置喙。”双手叠放于额头之上,方卿婉跪地答道。

“怎么,萧贵妃是想让婉儿姑娘做二皇子的侧妃吗?要我说,婉儿姑娘既然救了我们家琅儿,说明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三皇子的正妃之位还空着呢,正好孟若琳还是婉儿你的表姐,到时候你们姊妹二人一同嫁过来,岂不是成了一段佳话?”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战火纷飞:血脉之争 天地异变人族永昌 战神小心!医妃是朵黑心莲 斩神灭仙传 超神言灵师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神皇之王 我的酒壶能修仙 反派老祖:我的族人都是天命反派 重生之他的名字叫周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