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一舞艳绝四方(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皇上,”一臣子突然从席间站起说道:“上次齐王爷所办的风月诗会,据说是宰相的女儿夺得魁首,如此重要的场合,不如由方小姐来代表我朝与善和公主对战。”

说话的人正是平日里跟宰相很不对付的一位武将,曾经深得皇上重视,奈何方堃入仕之后,生生抢夺了他的功劳,在他看来,这一切便是因为宰相从中作梗,谁不知道相府嫡女是个草包,正好让她当众出丑,看方宏以后还如何自处。

方堃听言立即站起说道:“禀皇上,臣妹前不久受了重伤,近日伤势才好,恐易复发。”

皇上当然知道方卿婉伤势才愈,刚准备说话时,海公公在一旁提醒道:“一盏茶的时间快到了皇上。”只能话锋一转,笑道:“朕素来听闻相爷爱女很是了得,今日难得有此机会,不知方小姐可能一展舞姿啊?”

忽略了方堃的话语,皇上直接看向方卿婉,眼神中半是征询半是威胁,堂堂永川国,竟无人能比得过一战败小国之女吗?

“承蒙皇上盛赞,臣女不胜惶恐,正如兄长所言,臣女伤势才好,此时跳舞想必……”刚准备拒绝时,方卿婉竟在皇上眼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杀意,唉,方卿婉微微叹了口气,笑道:“不过,既然臣女有幸能在皇上和皇后面前献丑,也是臣女的福气,若跳得不好,还请皇上和皇后娘娘勿怪。”

听到方卿婉应战,皇上则是龙颜大悦,大笑道:“朕知你伤势刚愈,若表现不如往日也是情有可原,朕不会怪罪于你的。”废话,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应战了,就算跳得不好又如何,总比不战而败要好吧。

就在方卿婉下去准备的时候,殿上的人则是各怀心思,萧怀瑾和方宏方堃一样,紧握双拳很是捏了一把汗,虽然知道方卿婉的文采还可,但从未见过她跳舞,不知待会儿会有何意外发生。而另一边,方心瑶和孟子蓁倒是相视一笑,就等着看方卿婉出丑。

片刻之后,方卿婉换上一袭清颜白衫款款走来,随她一起入殿的,先是四位侍卫抬着一个大鼓横置于大殿之中,随后一对抬着两人宽的白色画布的丫鬟,站立在鼓后。而方卿婉则踩着一双雪白的赤足走上了大鼓。

在众人不明眼光中,方卿婉微微拂身,一旁的乐师轻敲鼓棒,一首《入阵曲》响起,方卿婉双手一挥,两条缎带从身后射出,在大气磅礴的乐曲声中,方卿婉若龙飞凤舞般在大鼓之上随节奏曼舞,旋转、甩袖、下摆一气呵成,双足踏于大鼓之上,咚咚咚的节奏让入阵曲更犹如风吼,听得人心头一紧,仿佛看到边境大战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一般,相比善和公主的妩媚,方卿婉的美则是一种傲视而立,让人不敢直视,重头歌韵响峥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曲荡心魄间,方卿婉竟还直取一旁准备好的偌大的毛笔,点湛墨色,随曲调流转,在画布之上随心勾勒,以足为轴,旋转挥舞,时而翩然飞起,长袖轻舒,衣袂飘飘间,仿若仙子一般,众人看得惊赞之声不断,随着空中一跃,回眸一笑间,曲声消淡,少女款款一拜:“臣女献丑了。”

待方卿婉从鼓上下来之时,众人这才看到,她画得正是将军战士们战胜归来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听得皇上笑意不绝,随后便是满堂喝彩之声,“好!”众人皆是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方宏和方堃则是眼中含泪,一副骄傲的模样。

方卿婉则是下意识抬头看向萧怀瑾,男子眼中的深意太过灼热,少女赶紧低下头来,却没有注意到,在萧怀瑾的对面,也有一道炽热的眼光盯着自己,萧怀瑾看着那个惊艳四座的少女,心中那股不明的火热更加强烈了。

而此时的方卿婉却只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她想起上一世,自己为讨萧琳琅的欢心,特地找宫中与民间最出名的舞师一起编出了此舞,庆祝萧琳琅的大获全胜。只不过,当时还未来得及跳,就已然殒命在皇宫之中。

少女万万没想到,今生竟还能有机会在这皇宫之中跳出此舞,只不过物是人非,当年心心念念放在心尖上的人,此时已全然不在乎了。

“好啊好啊,难怪宰相你如此偏疼女儿,能有此女夫复何求,来人,赏!”

“谢皇上。”方卿婉上前谢恩之后,便随宫女下去换上之前衣服,再次回到殿上之时,便听得皇上正与善和公主说道:“既然善和公主也心服口服,那和亲一事就这么定下吧,朕给你找的夫君也是朕的爱卿郑杨郑大人,朕祝你们琴瑟和鸣,早生贵子。”

“谢皇上。”事已至此,断然没有回旋的余地,既然前来和亲,善和便做好了嫁给一个陌生男子的准备,刚才那些举动不过是赌,赌赢了便稍微称心如意一些,现在既然赌输了,那也无话可说。

随着使者入座后,皇上便宣布宴席正式开始,大家齐齐举杯共饮同庆。看着方卿婉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方心瑶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就等着方卿婉待会儿在宴席之上出丑,就在刚刚众人的眼光都被方卿婉的舞蹈吸引之时,坐在方卿婉左边的她,早已悄悄拿过方卿婉的杯子,在里面下了大剂量的泻药,在皇宫之中下毒她可不敢,但能让方卿婉出丑,就已足够。

既是君臣同庆,席间,大家觥筹交错,相互敬酒,人情往来间,忽闻一女子惊叫之声,众人骤然不动,细看下,竟是孟若琳捂着动作喊叫。

“来人,快传太医。”

瞧着不对,太子一声令下,赶紧让人将太医传来,如此重要的同庆宴,竟发生此等事情,一时间,大家都放下手中的酒杯,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万一有人下毒,那岂不是……只等着太医观后再看。

孟若琳面容惨淡,整个人作痛苦状,蜷缩在地,一只手捂着肚子,太医拿过另一只手号完脉后,又上前拿起她用过的水杯闻了闻,然后跪在皇上面前到:“启禀皇上,孟大人孙女水中掺杂了苦寒之物,影响到了腹中胎儿,这才会出现此症状,待人抓些药服下,好生休息两日便可恢复如初。”

话音刚落,在场之人皆为惊诧,虽说孟若琳已与三皇子有了婚约,但至今还并未出阁,怎会已有身孕?

“还请父皇恕罪,琳儿腹中胎儿正是儿臣之子,只是还未来得及告诉父皇,儿臣该死。”见状,萧琳琅也不管不顾了,冲到御前便是一番认罪,毕竟两人已有婚约,若不赶紧说清楚,反倒引人猜忌,有辱皇家名声,皇上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听闻此言,二皇子倒是忍不住讥笑道:“还是三皇弟速度快,不娶则已,一娶惊人啊,为兄提前恭喜皇弟了。”

众人皆知两人平日里素来不和,也难怪二皇子趁此机会落井下石。皇上在一旁倒是气得脸色铁青,若是平日还好,结果却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皇家的脸面何存?!

“赶紧带孟小姐下去休息吧,来人,查一下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在大殿之中动此手脚?”随着皇后发话,在场之人的脸色都齐齐变了变,确实,今日皇上皇后娘娘以及皇子们都在,既然能在孟若琳的杯子里下药,岂不意味着也敢在皇上的杯子里下毒了?这事,往大了说,那可是杀头之罪。

“秦太医,敢问那苦寒之物是何?”搜查前,太子当着众人的面问道。

“当是泻药。”

那一刻,方心瑶的瞳孔瞬间变大,天地良心,虽说她今日的确带了泻药,那也只是想让方卿婉丢脸罢了,她可没有在孟若琳的杯子里下药,看着宫女太监们从后往前开始逐个搜身,方心瑶的汗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摸着手袖中还剩下的一些泻药,她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这要是被查到,便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说不定还会被杀头……

想到这里,方心瑶一咬牙,便趁着此时略微有些混乱的机会,将袖中剩下的泻药全部倒进自己的水杯,再一饮而尽,就连抱着药粉的纸,她也直接塞到自己的嘴里,咀嚼吞下,待到宫女搜完她的身,这才整个人放下心来。

当她长长呼出一口气时,方卿婉却是冷笑一下,刚才方心瑶的一举一动她可没有错过。

“回皇上,皇后娘娘,没有搜到。”御前侍卫声音响起,众人皆齐齐看向大殿之上。

“算了皇上,说不定今日是什么误会,或是孟小姐不小心吃错了东西,既然是同庆宴,可万不能被这些小事扰了心情,再说,还有使者和善和公主在,您看……”皇后娘娘从旁缓和道。

“皇后所言甚是,那众位爱卿,继续就坐罢。”

众人刚落座,只听“噗——”的一声,声音一出,众人皆齐齐掩鼻皱眉,往声源发生处看去。

“来人,将殿前失仪之人拖下去!”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皇后娘娘感觉自己的耐心都要被殿下这群人给磨光了。

“请皇上恕罪,请皇后娘娘赎罪,是臣妇罪该万死。”发现声音是方心瑶发出的那一刻,孟子蓁赶紧冲到殿前跪下,想要揽下这个罪名,毕竟她的瑶儿还未出阁,若是今日被发现是方心瑶发出的污秽之声,那之后可还有何颜面出门?

“噗——”让孟子蓁没想到的是,方心瑶又一次发出那样刺耳的臭气之声。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神皇之王 重生之他的名字叫周承 斩神灭仙传 我的酒壶能修仙 斗罗:开局先霸占蓝银皇 战神小心!医妃是朵黑心莲 天地异变人族永昌 超神言灵师 反派老祖:我的族人都是天命反派 战火纷飞:血脉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