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情仇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勇者之歌 > 第一卷 第二章 枫叶林

第一卷 第二章 枫叶林(1 / 1)

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aihenqingchou.com

穿过枫叶林便是家了,安德尔笑着。

这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还记得十年前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总会和爸爸妈妈在枫林中玩耍。

四岁的安德尔仰望天空,枫叶染上了秋天的颜色。

爸爸跑在前面,他只看得到背影。男孩全力追逐,却无法追上。他跌倒在落叶堆中,泥土的芬芳和枯败落叶的腐朽迎面扑来。

高大的父亲在安德尔面前蹲下,伸出手笑道:“儿子,回家了——”

回家了。安德尔轻轻一笑。他放缓脚步,环伺着四周。枫树高耸入云,明媚的阳光只能从缝隙间渗透出来。

父亲离开家已过去了十年,但分别的场景仿佛就在昨日。

那是秋日尾巴消失的早晨,微光如丝,大雪如鹅毛般落下。

母亲牵着他的手站在这里,目送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银装素裹的世界中。

安德尔记得那天的枫叶树枝头没有枫叶,地上的落叶也消失了,父亲没有回头,母亲没有挽留。直到父亲的背影化为尘埃很久,母亲才带着他回到冷清的家。四岁的安德尔抬起头,发现母亲的长袍上全是白雪,而她的眼角流下了泪,如同雪花般晶莹剔透的泪。

长舒一口气,想必这份破碎的回忆将随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吧。安德尔苦笑着。不知何时父亲会回来,母亲还在等待呢。

安德尔捡起路边的石子下定决心,将来长大了一定要离开德诺村,成为独当一面的骑士。如果父亲还不回来,他将骑着属于自己的战马,手持锋利的宝剑长枪,穿越迷雾和丛林带他回来。

一切都是为了母亲。

风从背后的高地吹来,绿色的枫林如波涛般汹涌。鸟儿辗转啼鸣,虫子们开着演唱会。安德尔吹起口哨成了主唱。

“拿起长枪保卫国土,”

“拨开风雪和迷雾,”

“我踏上离乡的征途,”

“祖国请为我们祝福,”

......

骑士发动冲锋的号角。

幻想中的安德尔又再次披上长袍,在呼啸的狂风中冲锋。

他高喊着前进奋勇向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他将过去抛之脑后,鸟儿和虫鸣为他送行。枫叶林如皇城的卫兵,站得笔直恭送他离开。少女们从阁楼洒下花瓣,花瓣铺满街道,英雄骑士凯旋归来。

小溪穿过枫林,从安德尔背后山丘的另一侧流淌而来。

小溪与枫叶林尽头的空地坐落着一栋棕色的古朴小楼,那便是安德尔的家。

小楼三层高,是半木制的高品质房屋。它的年纪比安德尔大,但看上去丝毫不显老旧。屋檐下的紫罗兰花十分美丽,宛若故事中精灵头顶的王冠,流淌着美丽的生命之力。

小屋前有个小院子,四周铺满了蓝白色的冬雪玫瑰。由于冬雪玫瑰不会凋谢,所以安德尔的家门前总有一抹生机。

就在安德尔准备走入庭院的宽广草坪时,他母亲从花丛中走出。

塞恩迪亚·冯·莉莉丝扎着白色格子头巾,手里拿着水壶给花浇水。金色长发从耳畔落下,长长的睫毛盖过蓝色眼眸,平静的脸上带着微弱的笑,母亲的美丽总向夜晚的萤火,轻轻一碰就消失了。

即便是玛蒂娜·雪莱姐姐,也无法和母亲的美丽相比。岁月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瑕疵。

安德尔陶醉地看着母亲,不明白是什么重要的事,值得父亲抛弃这位美丽的妻子。

莉莉丝抬起头,发誓挡住了眼睛。她惊讶地看着安德尔,随即扔下手中的水壶,抄起插在腰后的短木棍朝他走来。

“好小子,你居然还知道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早上又偷跑出去玩了——”

“别嬉皮笑脸的,快给我站好!”

安德尔乖乖就范,没了孩子王的样子。“妈,对不起,是我不好。”

“现在知道错了?之前跳窗的时候怎么想的?”莉莉丝手插在腰间,宛若精灵。

安德尔眨巴眨巴眼睛。“妈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从我肚子里掉出来的,放个屁我都闻得到。你小子的那些手段还没你爸高明。”

“老爸原来也是这样?”

“你们父子俩简直一模一样......”莉莉丝挥动着短木棍缓缓靠近,审问道:“别想着套近乎,快说这次做错了什么?”

“啊?”安德尔抬起头,微风吹过刘海,那是春天的味道。

短木棍挥下,犹如剑客的宝剑。砰的一声,安德尔脑袋中招。

“啊!”

莉莉丝收回木棍,随后再次出击,三连击打在她宝贝儿子的屁股上。

“哎哟喂!哎哟喂!”安德尔捂着屁股,绕着冬雪玫瑰转圈圈,一边暗自咒骂,一边求饶道:“妈妈,妈妈,妈妈别打了。我是你的宝贝儿子啊!再打的话你儿子就要被打死了。”

莉莉丝和儿子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像极了狠毒的怨妇,在安德尔心目中完美的形象顿时支离破碎。

“我的宝贝儿子可没那么经不起考验,你爸当年可挨了我不少伺候......”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妈妈谋杀亲生儿子了!”

“你继续叫吧,周围没有别人。”

“啊啊啊啊啊啊......”

安德尔比莉莉丝高了半个脑袋,身材更强壮了不少,但莉莉丝是他母亲,无论莉莉丝做出什么事,这位梦想成为骑士的男孩都不可能朝她挥舞手中的宝剑。

更何况这个美丽的女人给予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母子俩在花丛中你追我赶,纷飞的花瓣铺在院落的草坪上,宛若从天而降的羽毛。

阳光从枫林的边缘照射在屋檐上,风吹过风铃,发出沙沙的响声。

安德尔实在跑不动了,他躺在母亲脚边,微笑着说:“妈,你的体力可真好。”

莉莉丝用木棍轻轻敲了敲安德尔的额头说:“当年你爸爸都比不过我。”

“真的?”

“是啊——是真的——”莉莉丝跪坐在安德尔身旁,扔下木棍,望着天边的云朵淡淡地说道:“如果杰尼西斯比我快的话,他也许根本不会在花丛中看我一眼......”

安德尔转过头看着母亲。母亲的侧颜是最美丽的。但她的嘴角似乎挂着某种忧伤。安德尔伸出手想要挥走母亲的忧愁,但他明白即便是天下最厉害的骑士也无法做到,因为父亲不会因此回到母亲身边。

莉莉丝很少在安德尔面前提到他父亲杰尼西斯。每当提及,莉莉丝都会转移话题,更不会谈及爱人离开的原因。

于是,安德尔对父亲的了解仅停留在父亲曾经的一些趣闻上。譬如他是如何追求母亲的,以及他的性格和生活习惯是什么样的。但仅凭这些支离破碎的故事,安德尔依旧无法了解那个在秋日枫林中给自己留下最后背影的男人。

他轻轻闭上眼睛,问道:“妈妈,爸爸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想爸爸了?”

“才没有,我还有一年就要成年了!”安德尔赌气般地说道。他睁开眼睛,远处是蓝天和白云。励志要成为骑士的男人才不会想爸爸呢,他心里说着。

“那也还是个孩子呀!”莉莉丝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孩子都会想爸爸妈妈,这并不丢脸,安德尔。你和杰尼西斯很像,如果你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必须像了解自己。”

“我自己?”

莉莉丝点了点头,躺在安德尔身边,体香如花儿的味道。“安德尔就是杰尼西斯,杰尼西斯也是安德尔,你爸爸是个英雄,一个很棒很棒的英雄。”

不知为何,安德尔在妈妈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那是泪光的痕迹。怎么回事?母亲原来从未流过泪。

“妈妈,你是在流泪吗?”安德尔问。

“没有啦,太阳太耀眼了。”莉莉丝揉了揉眼睛。

“你一定也很想爸爸吧......”

“.......”莉莉丝沉默着。

“毕竟他离开了那么久。”

莉莉丝叹了口气。“是呀,你都长大了,不再是十年前在枫叶林看着杰尼西斯离开的孩子了。”白云缓缓飘过,一如既往的平静。从眼前飘逝而过,恰如十年弹指的光阴。“杰尼西斯看到你长大一定会很开心的,他深爱着你,正如深爱着我。”

安德尔没多说什么,父亲对他来说依旧模糊的背影。塞恩迪亚·冯·杰尼西斯。那个在自己四岁的秋日尾巴消失在枫林的尽头的男人。那天枯败的枫叶没了踪影,雪下个不停,安德尔永不会忘记。

轻轻提起裙摆,莉莉丝像个公主起身,她拍了拍衣角的青草,上面还残留着清香。母亲的笑容冰冷却美丽,像极了绽放的冬雪玫瑰。如果戴上花环或藤蔓,她就是美丽的精灵。

莉莉丝双手背在身后,温柔如落叶般说:“好啦,今天还有很多事,早上耽搁那么久了,别再浪费时间了。今年你已经十四岁了,明年就成年了,别把自己再当做幼稚的孩子......”

“我没有。”安德尔固执地说:“把我当成孩子的是妈妈你啊。”

莉莉丝淡然笑着。“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

此言非虚,他永远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儿子。即便将来有一天成为伟大的骑士或独当一面的英雄,他依旧是这个普通女人的儿子。他的父亲叫做塞恩迪亚·冯·杰尼西斯,母亲叫做塞恩迪亚·冯莉莉丝,他们生活在名叫德诺村的小地方。屋前有条清澈的小溪,里面有很多鱼。不远处的小丘下有漂亮的枫叶林,到了秋天就会落叶,他能听到自然精灵弹起的乐曲。而他父亲,塞恩迪亚·冯·杰尼西斯便是在自己四岁的秋天离开的。他留下了背影和一场皑皑的白雪。

莉莉丝已经离开,冬雪玫瑰的花环寒若冰霜。安德尔不明白为何这种花会永远绽放而永不凋零。微风拂过,屋檐下的紫藤萝随着风铃飘荡,沙沙作响。

安德尔起身,告别青草的拥抱,向小屋走去,那里是他的家,永远的家。当他踏上还未破败的木梯时,他放缓了脚步。因吸水而膨胀的缝隙间长满的青苔是阴险的敌人,安德尔必须轻手轻脚才能避免摔跤。

叮铃叮铃,风一直在吹。他看清了风铃的模样,那是六角形的花边和大象的鼻子,铃铛下系着轻盈的绳结。

走过屋外看似漫长的亭廊,终于来到玄关。玄关很平凡,四周挂着淡雅的风景画。与幻想中在夕阳下冲锋的骑士和彩旗飘扬的战场相比,宁静的田园生活算不了什么。

安德尔始终想成为梦中的人。

但那只是梦罢了。

就像那只爱吃玉米的乌鸦在自己耳边说道:“做白日梦的小子,做白日梦的小子......”他踩在云朵上轻轻跃起,抓住乌鸦丑陋的脚趾然后用力朝悬崖摔下去,那令人烦闷的声音便不在了。

安德尔笑着推开门,拨开门帘,朴素的家具出现在眼前。

又是忙碌的一天,他叹了口气。他多想成为骑着骏马的骑士。而现实告诉他早上要帮母亲做农活,下午要去森林收集干柴,晚饭后还要洗衣服。成为骑士的梦想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安德尔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拿起餐桌前摆放的苹果,狠狠地咬下去,苹果又大又圆,鲜美水嫩。

然后换好衣服后就去了距离屋子不远的牧园,栅栏里有七头牛、九只羊、十一只鸡和三条狗。

他给它们喂了新鲜的食物,然后打开栅栏。在三条狗埃尔多、埃尔德、埃尔萨的护送下,它们傍晚就会回来。

忠犬是人类的朋友,安德尔很喜欢这些狗,因为它们似乎听得懂自己的话。当他谈及自己的骑士梦时,这些狗狗便会兴奋地上跳下窜,似乎它们也不满意宁静而平庸的生活。

如果给它们一副像样的盔甲,说不定也能上阵厮杀呢。

安德尔想着骑士英俊潇洒的模样微微笑着,他哼着小曲打扫着牧园。

时间是多么的慢啊——

在他的歌声中,早上竟慢慢地过去了。

那飘扬的旗帜在何方,或许他再也见不到了......

aihenqingchou.com 爱恨情仇小说网
最新小说: 人在胎中,同胞女帝女魔都想干掉我 我,天选者!全国看我直播斩妖魔 重生嫡女:吊打白莲花攻略 召唤名将:造反世子麾下雄狮百万 走火入魔的我一日千里 洪荒:我,创造了鸿蒙金榜! 我开辟了地球修行之路 狩猎,然后吃 神谕之万神之主 人教逆徒,开局喂老子吃下陨圣丹